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32章 做了坏事

第32章 做了坏事

        墨清越结结实实的被骗,还说自己回镇国公府,结果是被舒炳文送回了墨家,他离开前还忍不住瞪了很多眼,他却是一脸无辜,“好了,人我也送到了,孤先回宫了。”

        待人走光,萧南意只是一直在叹气,“你呀,怎么就那么喜欢往外头跑,不怕被人贩子抓了去?”一旁的墨清源忙说:“妹妹也只是贪玩了一些,多派些人手看护便也好了。”

        这就是摆明了要关着我呗,墨清越刚想说话,萧南意点了点头便说:“是啊,她是该好好管管了,不然以后可还有大小了,明日起,让丫头们看着点,莫要让她再瞎跑了。”

        墨清源淡淡笑了笑说:“嗯,我也会经常去看妹妹的,我们也是希望妹妹能越来越好的不是?”

        回到院子,墨清越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如今算是被看管着了?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自己偷拍被抓,每次还都是被舒炳文抓着的,趁着别人不注意,从衣袖里掏出了一届迷香,这个是她在西市买的好东西,以备不时之需。

        “妹妹可睡了?”墨清源走到门口,她还是傻乎乎地走了出来,笑着说:“姐姐有事吗?”

        “没什么,觉得妹妹运气当真好,每次偷跑都能遇到殿下,不知是巧合和还是故意呢?”墨清源的眼神中闪过精明,“不过怎么样都无所谓,之后我会好好看管妹妹的,定不会让你再接近太子。”

        眼前的人似乎完全没搞清楚,不是自己要接近舒炳文,而是舒炳文接近自己啊,自己多无奈啊。

        “哦。忘了,你不懂的,回去睡吧。”墨清源转身离开,却没看到墨清越眼里的神采,“嗯,姐姐想和我玩游戏,那我们看看,谁玩的过谁。”

        接下来几天墨清越几乎都是乖乖的待在屋里,再无聊便也只是在院子里转转。墨清源一心想要找她的错处,偏偏以往错漏百出的她,现在几乎没有错处,再加上舒炳文一个劲的给墨清越送礼。

        她看的怎么能不吃味,却还要装着和自己完全无关的的样子。

        “今日姐姐怎么不在呀?爹爹娘亲也不在?”一早起来,总觉得府里安静的有些异常,玉竹给墨清越擦了擦手,“今日是十五,老爷和夫人去庙里还愿了,大小姐去女子太学上课了,自然安静得很。”

        果然如此,今日舒炳文需要陪上一世的太后,也就是现在的皇后斋戒,所以也出不来,这个是他长期的习惯,也就是今天没有人可以阻止自己了。

        午后总是让人昏昏欲睡的,墨清越喜欢了把脑袋盖在被子里,点燃了一节迷香,自己捂住口鼻,很快,周围的人都倒下了。

        第一时间跑到小厨房,生了火,算了算时间,跑到后院的狗洞,因为怕她还会钻,已经堵了块石头,墨清越吃力地扳开,第一时间往一个地方跑。

        “小姐,你怎么还在生气啊?”兰儿给墨清源扇了扇扇子,墨清源瞪了她一眼说:“让你看着后院那个,现在倒好一个傻子骑到我头上来了,这几天也抓不到错处。越发得了脸了。”

        “小姐,二小姐毕竟是个傻子,别人可能只是哄着她玩的,您的名声可是在京里有目共睹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老爷夫人定位会给您许个好人家的。”兰儿赶紧讨好地说道。

        这些年为了自己的名声,自己处处忍让,以为有一日可以入得了太子的眼,谁知道太子现在一心一意想的都是那个傻子。

        “我告诉你,我们一定要找个错处,让那傻子不得翻身,让殿下对她失望至极。”墨清源咬牙切齿的话说着,此时一个身粉女子走来,“啊哟,这不是墨大人家的大小姐吗?不对,现在人家嫡出的好像比较得宠。”

        墨清源心里恨,表面却装的一副微笑的样子,“徐小姐说的哪里话,我和清越妹妹也是相亲相爱的,你这般说的,好像我们姐妹不和一样。”

        几个人你一句我一言的,粉衣女子本就看不起墨清源一个养女还敢趾高气昂的,本就不喜欢,说了几句自己自己又不占优的,便走了。

        “小姐,你看那个二楼的是不是,二小姐啊。”兰儿指着一旁的二楼,墨清源定睛一看,“还真是,你,快去把人抓了下来,这般跑到女子太学,当真丢脸。”

        兰儿跑到了隔壁的二楼,寻了许久,没看到人,此时一个侍女一下子撞到了兰儿,“你怎么走路的,看不看路啊。”

        “不好意思,我家小姐找我着急。”撞了自己的竟然是粉衣少女的丫鬟,兰儿虽说在墨清源面前畏畏缩缩的,但是还是懂得狐假虎威的,“哼,又不是赶着投胎,急什么。”

        侍女点头道谦赶紧下了楼,兰儿打算继续找,却发现脚下有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一块绢帕,捡了起来,绢帕里包了一只镯子和几锭银子,看着该有几十两了。

        看了看周围没人,那侍女也没回来寻,动了贪念,把绢帕包了起来,塞进了自己的袖子里,急急匆匆的跑下楼,“怎么了?人呢。”

        “小姐,我没找着,但是我找到另外样东西。”兰儿小心翼翼地将镯子单独递给了墨清源,这镯子透亮,成色极佳,墨清源看了自然也是动了心的,轻声说:“怎么来的?莫不是你...”

        “刚刚在楼上的走廊捡到,奴婢...奴婢问了一圈都说不认得,可能是二小姐落下的,回去可以对峙。”慌慌张张地寻了借口,墨清源再看了眼镯子,再次确认:“你当真问过旁人,不是有人落下了?”

        兰儿擦了擦汗忙说:“奴婢问了一圈了,都没人说是自己的。”

        墨清源看着镯子好看,将她套在了手上,对着阳光看了几眼,满眼满心的欢喜。

        墨府的丫头醒了,不见墨清越,着急忙慌的去找,墨清越则傻乎乎的站在小厨房的炉灶前,蒸包子,“小姐,你可让我好找,你怎么跑来这了?”

        “我看玉竹姐姐睡着了,我饿了,来了小厨房找吃的。”玉竹和百合这个时候才放下心,萧南意回来见小厨房热闹,探头看着她,墨清越也见着了萧南意,“娘亲吃包子吗?”

        ------题外话------

        加更啦~加更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