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33章 人品

第33章 人品

        萧南意见着墨清越一脸的炉灰,拿了帕子就擦了起来,便看到裙子的下摆也是黑黑的,直摇头,“你若想吃什么,让玉竹她们给你弄,怎么的自己跑出来了?又不是又想偷跑了?”

        借着极佳的心理素质,墨清越只是摇了摇头说:“没有,起来了,肚子饿,想吃包子,就来了,娘亲你要吃吗?”包子恰好热腾腾的,萧南意接过包子,咬了一口,“你个小机灵鬼啊,”

        看着她不够高还知道搬了板凳站在面,只觉得可爱得很,刚想让她下来,就看到她把热腾腾的包装,塞进了自己的衣服里,“为什么藏在衣服里也不怕烫着了?”

        墨清越看了看周围说:“我不藏起来,会被抢走的,我要留给舅舅和大哥哥吃,我自己还要吃,不多啦,只有两个,没有外公的,你说我掰一半给外公可好。”眼神里有憧憬和恐惧。

        “没人会和你抢的,晚些去了镇国公府,你再给他们蒸可好?至于太子殿下,该是不缺这些东西的。”萧南意才说完,有个小厮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夫人不好了。”

        “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

        “大小姐被人抓着说是偷了徐小姐的镯子,夫子让您赶忙过去一下呢。”小厮说的气喘吁吁的,萧南意脸一下子白了,看着玉竹便说:“你们几个看好小姐了,我去去就来。”

        待萧南意匆匆到了太学,已经有一群人围着了,墨清源哭哭啼啼的,兰儿已经跪倒在地,徐小姐嘴里骂骂咧咧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您可来了。”

        “到底发生了何事,我在路上也就听了个大概。”萧南意看着这一群人,只觉得突然,墨清源怎么的说都是名门淑女,定不会做出偷鸡摸狗之事。

        “夫人,是这么一回事,适才徐小姐发现放在屋里的镯子和银两不见了,这不在找吗?偏偏看到了那镯子戴在了墨清源的手上,一再询问才说是捡了的,但是侍女翠儿一口咬定了是在屋子里,定不会掉了的,才....”

        听明白了个大概,只是...证词还是有出入的,一个是在屋里,一个说捡到的,东西总不会在屋里捡到,而且太学的二楼,多是学生的住处,不住宿的很少很少会上去。

        更何况墨清源是日日回家的,怎得会上去呢?还是在二楼捡着的,凡事哪有那么凑巧。

        墨清源忙说:“母亲,我的确是捡到的,下午我和徐小姐分开后,看到楼上有个人像极了二妹,便让兰儿上去寻的,而且这东西兰儿也是再三问了失主的,女儿想着下学后交给父子的。”

        “你当面撒谎,你二妹妹年纪还小,怎么会在太学呢,这个借口未免拙劣了一些,更何况,你说你的丫头问了,下午二楼也有不少人在屋里歇息的,可有人听到或者看到这丫头敲门询问?”徐小姐叉着腰,看着围观的人便问。

        几个下午在屋里歇息的女学子纷纷摇头,表示下午的确无人敲门询问,若是有什么,自己不记得,丫鬟小厮总会晓得的。

        此时一个小丫鬟怯懦的说:“黄昏时分,奴婢有看到这个丫头在楼梯口鬼鬼祟祟的,好像还在那里骂骂咧咧说什么,我忙着去伺候小姐,没多注意,但是的却看到了。”

        兰儿忽然大喊着说:“我没鬼鬼祟祟的,我是在楼梯口和徐小姐的丫头翠儿撞了一下,才会骂骂咧咧的,她撞了我...”此时话到嘴边,兰儿忽然想到什么,“我知道了,一定是翠儿偷了东西被我捡着了,才谎称东西在屋里污蔑我家小姐的。”

        “好呀,都有人见着你鬼鬼祟祟还不承认,还想诬赖的丫头,哼,要是你诚心归还,镯子怎么会戴在她的手上,定是看着成色好,想要吞了的。”徐小姐说话越来愈刻薄。

        “没想到啊,堂堂墨家的大小姐,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情,如今镯子是找到了,还有几十两银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你们独吞了。”翠儿也在一旁说道,指着兰儿便说:“搜了身,到可以瞧瞧她们把钱藏哪里了。”

        萧南意忽然发声说:“此事,我定会秉公办理,镯子既然在她手上找到的,她肯定是最大的嫌疑,但是搜身影响女子名节,我把清源带回去,把事情问清楚了,若是当真做了这样的事情,我也会给各位一个交代。”

        有了萧南意的保证,大家也不好说啥,墨清源哭哭滴滴的回去了,此时墨清越也被喊了出来,“清越,你下午可偷跑出去了?”

        “没有啊,我下午在蒸包子呢。”墨清越想也没想直接否认,再看了看玉竹和百合便问:“你们可是一直看着小姐的?”

        “回夫人,小姐睡着后,大概有一刻钟,我们没见着小姐,等我们找到的时候,小姐是在小厨房蒸包子。”玉竹如实回答,她一再觉得自己是被迷晕了,但是却没证据,便也觉得可能自己真的是睡着了?

        一刻钟?从这里到太学,用不上这个时间的,墨清越忽然大喊:“娘亲,我在烧柴的时候,有人喊我的,但是我在烧柴没理他,好像是小厮呢,害我差点摔了个跟头。”

        后院几个小厮被喊了过来,一一询问了,其中一个交代,的确自己到小厨房的时候,看到了有人在烧柴火,因为有看到蹲在那里,以及看到了衣服的衣角。

        几番对峙下来,墨清越应该是没什么机会去太学的,那所谓在二楼见到墨清越也是不成立的。

        再加上嬷嬷的搜身,的确在兰儿身上搜到了几十两银子以及一块绢帕,人赃俱获,墨清源实在找不到辩解的理由,

        证据确凿,再加上周围那么多人都瞧见了,她还辩解好一会儿,如今无话可说,为了给徐家一个交代,墨清源被禁足三个月,墨家赔偿了徐家千两白银,这是这个名声败了,当真很难挽回了。

        这件事情原本就与墨清越无关,她倒是乐呵呵的继续蒸包子,还得理由去镇国公府住几日。

        ------题外话------

        我家清越第一次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