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34章 出游

第34章 出游

        原本墨清越是想着去镇国公府寻萧南风的,谁知道,萧南风被派遣下乡,需要几日后日才回来,这不墨清越的眼睛都直了,扒着老国公的衣服,睁着可怜兮兮的眼神:“外公,我去找舅舅好不好,我也没去乡下看过的。”

        想着自家的宝贝外孙女独自去下面的乡村,便不怎么放心,直接拒绝了,好在这次萧南意没跟着回来,唯一能抵抗自己可怜兮兮的人,也不在,墨清越更是装着笑脸都揉成一团。

        “外公,人家想舅舅了,舅舅一个人在外头多危险啊,我去救他好不好,外公。”死皮赖脸把泪水蹭在了老国公的衣服上,虽说那话说的很胡乱,但是他最扛不住墨清越的撒娇了,左右为难。

        “老爷,近几日太子殿下似乎也要下乡巡查秋汛,再加上清越和殿下关系笃定地,不知是否可以询问了殿下,由殿下带了去,这样的话,我们也放心些。”王氏提醒道,但是眼中似乎透露出别的东西。

        “只是不知道太子殿下是否方便。”

        让人去问了舒炳文,舒炳文一听,自然是满口答应的,想着墨清越愿意陪自己下乡岂不乐哉?便让人把那些大阵仗全部撤了,也算微服私访,顺便带着她玩乐一下。

        一大早舒炳文便亲自来接墨清越了,国公府前,看到一道瘦小的身影,穿着一身翠绿色的衣裳,脑袋上扎了两个发髻,看着实在是可爱得很,可能是刚睡醒,脸色还有些蔫蔫的。

        “殿下,清越便麻烦您照顾了。”

        “无事,我倒是喜欢的很。”舒炳文让人把墨清越扶到了马车上,也许真的还未睡醒,一碰到啥软垫子,便觉得舒坦,靠着,马车的颠簸倒成了催眠,缓缓地进入了梦乡了。

        当墨清越醒来的时候,马车已经停下了,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身子探出马车,只看到其他人都在休整,声音还有些沙哑,“玉竹。”

        “小姐,你可睡醒了,当真是睡了一个上午了。”被玉竹这么一提醒,果真已经日上三竿了,给她喂了些水,她似乎才有些清醒。

        “我还当你要睡一天呢。”舒炳文走了过来,坐在马车边上,“可要下来走走,难得有时辰休息,你就当踏青了?”

        伸手把墨清越抱下了马车,踩着柔软的草地上,总感觉很舒坦,用脚尖再踩了几下,“软软的好舒服啊。”这样空气清新的感觉真好,张开手臂深吸了几口气,“哇,哇,好玩的。”

        “当真还只是小孩子。”说完这话的舒炳文看着在那里玩得高兴的墨清越,嘴角总是笑着的,似乎感觉这样的场景很安心,也很美好。

        “大哥哥,我们去那边玩好不好?”指了指河边,她还是知道的,自己独自去肯定会被抓回来,不如甜言蜜语的拖着舒炳文一起。

        对于墨清越时而清醒,时而傻不啦叽的状态,他似乎已经很习惯了,牵着她的手,到了湖边,墨清越想要玩水,却被他拉住了,“水深,在这便好了,要是掉下去怎么办?你又不会游水。”

        果然他在还是管得宽,挣脱了他的手,坐在河边,脱了鞋袜,将脚伸进了河里,瞬间有种清凉的感觉,躺在草地上,有种想要拥抱蓝天的感觉。

        “你直接躺在地上,也不怕衣服湿了?当众脱鞋袜,可知看了你的脚的人是要娶你的。”舒炳文的话很慢,却字字句句都说的很清楚。

        墨清越的脸一下子就变了,自己可不想嫁给他,那不就又成了上辈子的局面,不行,不能,不要嫁。

        看着她的脸色变化,舒炳文直皱眉,她到底是多讨厌自己,听到要娶她,脸色都变了。

        伸出自己软萌的小手,遮住了舒炳文的眼睛,“这样大哥哥就看不到我的脚了对吗?”

        “你是在掩耳盗铃吗?”

        继续装傻,歪着头说:“我没捂住耳朵啊,我是捂住大哥哥的眼睛了。”

        只觉得头疼,面对不清醒的墨清越,好像什么道理都说不通的一样,伸手将她的拉开,看着她看着河的对面,“你嫁给我,就可以经常和四娘一起玩了不好吗?”

        “不好,娘亲和我说,你住的地方不能偷溜出去,那多没意思啊,大哥哥,你天天住在那种地方,不会无聊吗?”看着远处,回想那个四面都是墙的皇宫,像个巨大的牢笼把人的梦想死死围住。

        无聊吗?寂寞吗?自己生为长子,自小便知道自己要承担的责任,大齐一直都是长子继承制,无论长子是否嫡出,除非无才无德,才会另立储君,所以这两世他都承担着他自己的使命。

        他并不觉得承担责任是什么辛苦的事情,甚至可以把统一天下成为最好的乐趣,还是他只是为了减少那个牢笼的孤寂感。

        “不会啊,皇宫有很多人,很多玩意的,一定不会腻的,还有我陪着你呢。”温柔的话语,伸手去搂住她的肩膀,看着她转过头,眼神里的孤寂,即使只是一瞬间。

        他的手颤抖了,他还是犹豫,是不是要把她也拉进那无尽的黑暗中。

        “我不喜欢,我喜欢和大家在一起,但是我也喜欢大哥哥和四娘的。”歪着脑袋,“只是我还不懂,这种喜欢和那种喜欢是不是一样。”

        傻里傻气的话,却似乎不停的撬动了舒炳文的内心,忽然苦笑了一下说:“嗯,你是小笨蛋,肯定想不通的,但是我可以等你,等你想通了好不好。”

        这种深情款款的诱惑,谁受得住啊?还是曾经把他当成生命中很重要的爱人的,墨清越呢?虽然也想完成任务。

        “不好,我喜欢很多人,不能只喜欢大哥哥的,就像爹爹,好多人喜欢他,娘亲会不高兴,我不想不高兴,所以...我也要喜欢很多人。”别过头不去理舒炳文,他却习惯的摸了摸她的脑袋。

        “你不懂,你爹爹是纳妾,我不会纳妾的,我只要你。”

        这个是世上最假的谎言了吧?未来的天子不纳妾不纳妃?你答应了,大臣还不答应呢。

        ------题外话------

        加更了,加更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