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35章 同一间房

第35章 同一间房

        “大哥哥,舅舅和我说,人说谎是会被鬼拔了舌头的。”知道他的话的意思,便是硬是要撞了傻的,“还有,大哥哥,我娘亲和我说了,你住的地方会有很多人陪你,所以我不要你。”

        舒炳文也不知为什么一下子有些心伤,他觉得是墨清越不懂得嫁娶的意思,以及陪到底是什么意思,刚想说话,墨倾月的眼神一瞬间,清冷的吓人,“我喜欢的人,只能喜欢我一人。”

        抬起来的手僵持在了她的面前,舒炳文叹气道:“你可知,你的母亲,你的舅舅也不可能只喜欢你一人的,你不觉得你是在奢求吗?”

        “我不懂大哥哥说的是什么,但是我知道母亲和舅舅,全心全意都是我,这就够了。”继续装笑着说,“大哥哥天要黑了,快点走吧,万一下雨咋办?”

        急急匆匆的跑回了马车里,舒炳文看着她奔跑的身影,眼神好像和什么融合了,也只是笑了笑。

        也许墨清越的嘴是开了光的,再次出发没多久,下起了瓢泼大雨,泥地泥泞难行的,舒炳文他们倒还好,常年的便是这样熬了的,只是马车的轮子陷入泥地更是不好走,索性在村子里找了客栈。

        掌柜的一副很拽的样子,“几间房啊。”还不忘翘起二郎腿,侍卫想说什么却被舒炳文拦住了,“两间上房。”

        “没有,只有一间,3两银子一个晚。”

        “三两银子,你咋不去抢啊,你知道三两银子多少吗?你的屋子是金子做的还是银子做的呀,而且你不看看这啥地段。”墨清越只差没骂人了,她和舒炳文都不是差那三两银子的人,坐地起价就不好了。

        “你看看你背后的板子,还写着上房1两呢,怎么滴,一下子涨三倍咯?”墨清越叉着腰,脑袋抬起来,气呼呼地的像个麻团。

        “我乐意,你不愿住就出去。”掌柜的直接赶人走,几个书生打扮的来问住店,听到价格一个个都吓得不轻,只说要去破庙过夜。

        “清越,去破庙不适合你,三两便三两。”舒炳文付了房钱,墨清越怎么都觉得掌柜的这做法不行,“你和你的护卫说一下,在他们店门口立块牌子,写着黑店。”

        “你还住着呢,还敢闹事?”舒炳文笑着说,墨清越最见不得这种奸商了,“怕啥,难不成还暗杀我?你不是和我住一起吗?我不怕的,他要是敢报官,最好不过,我倒是要看看县太爷站在谁哪。”

        舒炳文拍了拍她的脑袋说:“你这叫仗势欺人,我和护卫住外面,百合玉竹陪着你可好。”

        他是多想和墨清越住一起,只是...如今名不正言不顺的,玉竹和百合瞬间觉得自己碍事,忙低着头说:“奴婢等咋好住那么好的房子,我们业主外面的吧。”

        “难不成你们指望我伺候墨小姐?”舒炳文一哼哼,她们也不敢说话,倒是墨清越完全没想的说:“你付的钱,你再不住,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我还得指望大哥哥帮我欺负人呢。”

        此时的舒炳文好看的眉宇间,展露了一丝纠结之色,他的内心在无限制的考量。

        墨清越完全没想明白他纠结什么,难不成真以为他们睡一张床啊,那么贵的房间总得给个塌吧...

        还真没有,3两银子的房子,就是一张床,一个桌子,帘子后面一个洗澡桶。

        “大哥哥,我都说了这里是黑店,连床铺的东西都不干净,还三两银子?”墨清越便吐糟,便觉得这里脏兮兮的,还不如破庙呢,玉竹和百合稍微打扫了一下,让小厮烧了热水。

        “你先沐浴,我在外面等你。”那半透明的帘子几乎什么都挡不住,舒炳文都有些不好意思的躲了出去,转了一圈正准备回去,只看到门口一个人小厮似乎在往里面看什么,只听到他嘟囔:“一个小女孩一点身材也没有,也不够白嫩。”

        “哎哟哟,别挡着呀,啥都瞧不见了。”

        “那两丫头身材不错。”

        “啊哟喂,哪个不要脸的崽子,敢打我。”小厮被拖了开来,嘴里还不停的在嘟囔,转头看到舒炳文,忙道歉说:“对不起客官,我只是路过。”转头就想跑。

        没想到被两侍卫结结实实的堵了个正着,被抓了那小厮最厉害不干不净的,“放开我,我又没干什么,信不信我报官了。”

        舒炳文已经脸黑,没去看那个人,把人拖到后院,冷冷地说:“你是要你的眼珠子,还是要你的命。”他本就是冷血的人,无关的生命在他面前如草芥。

        “你以为你是谁,你是阎罗王吗?我呸。”小厮还没说完,只听到两声响亮的巴掌声,“直接沉湖了吧。”

        回到厢房,墨清越已经穿了衣裳坐在床上吃糕点,“大哥哥,你刚刚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吗?这里不会闹鬼吧?”

        “没有啊,我刚刚在外面走了一圈,啥都没有,早些睡吧。”说完从柜子里拿出了铺盖,准备铺在上,“大哥哥你睡上面,我睡下面吧?”

        “你一个小女生睡地上,我一个男人睡床上?说得过去吗?”

        “有啥区别吗?”

        舒炳文眼神忽然一深,眯了一下眼睛,迅速坐在了床上,墨清越准备跳下去,却被他抓住了,“你睡里头,我睡外头可好?”

        同床共枕?墨清越此时才想到这个怎么可以?虽然自己才十来岁,但是再过几年能嫁人的年岁,同床共枕的话,名节不要了?

        “我睡下面,娘亲说我睡相不好,会踢人。”最后挣扎了一下,舒炳文却直接抱住了墨清越,“这些铺盖不干净,盖我的衣服吧,暖和些。”

        夜里除了还有些秋蝉在鸣叫,就显得很安静,墨清越紧张的睡不着,舒炳文本就晚睡,只是迁就了她的睡眠时间,躺着闭眼休息而已。

        他早就知道墨清越没睡着,因为身体僵硬的像一块板,直挺挺的,“喂,大哥哥,还你睡着了吗?”摸了摸舒炳文,想着他睡着了,自己就摸下去,和玉竹她们一起的。

        “你再动,我们就不用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