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37章 梦境(三)

第37章 梦境(三)

        一个上午,雨下的太大,都没啥活动的,嘴里啃着包子,看下雨,虽然不得不承认,很喜欢雨声,但是这种哗哗哗的声音,不催眠反而有些吓人,时不时天还会暗下来,“也不知道雨什么时候停呢。”

        “小姐可要靠在我身上休息下,昨晚也没睡好吧,百合去给你换新的被褥了,晚上可以好好睡了。”玉竹耐心的的哄着,墨清越听到轻柔的声音,只觉得眼皮真的有些重了。

        她睁开眼看到是一片白茫茫,可以感觉到周围的声音,但是自己的脖子似乎动不了,原本以为只是鬼压床了,也没太紧张,只能身体的神经苏醒就好,忽然感觉到耳边呼吸声,僵硬的脖子可以转动了。

        她也没在意,转过头去看,一双空洞的眼睛看着自己,穿着破烂的衣服,身上湿哒哒的,侧躺在那里,墨清越与他对视的瞬间,有一丝恐慌,倒不是害怕尸体,只是你转头看到一个死人也会有点奇怪的感觉的。

        习惯性的想要坐起来,只听到“碰”的一声,脑袋似乎撞到了哪里,看了下周围环境有些熟悉,却好又不知道在哪里见过,往后挪了几下,看到的视线让她瞬间惊讶不已,正当要大喊,看到那具尸体似乎换了个眼神。

        这可把墨清越吓坏了,想跑,却感觉只剩白茫茫的,周围有人喊她的名字,一声两声三声。

        她猛地一抬头,只看到玉竹和百合有些紧张的看着她,“小姐你可算醒了,刚刚可是梦魇了?一直看您直流汗呢。”

        从那个梦境醒来的墨清越,呆了好一会儿,她之前两次的梦境都实现了,或者说都是发生了,所以梦的触发机制是什么?第一次是看到了女尸和河,原以为是事后,但是第二次没见到四娘也没见到....不对,进南山的时候见过竹子和山坡的。

        墨清越猛地站了起来,“玉竹百合跟我走,我要去确定一件事情。”

        两人还有些疑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几个人来到了房间,墨清越站着看着房内,总觉得梦里的视线和现在不同,最大的原因她现在是站着的。

        想完这件事情,墨清越蹲下了身子,但是视线还是不够低,索性趴了下来,没想到这个视线才是最准确的,看了看床底下,果然是一双空洞的眼神,以及湿漉漉的尸体,答案找到了,触发自己的梦的是场景。

        “小姐,你趴在地上做啥,衣服可会弄脏的啊。”玉竹去扶墨清越,墨清越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才说:“百合,你去军营把殿下找来,顺便去官府报官,说这里死人了。”

        百合被说的一愣一愣的,完全不知道发生啥,和玉竹也是面面相觑的,但是墨清越的命令不敢违抗,第一时间跑了出去,“玉竹你和我在门口守着,等到了来人了,让人把那床抬起来。”

        此时的玉竹似乎理解了什么,浑身有些颤抖,“小姐,昨夜我和百合都是打地铺的,要是床下有人...现在想想汗毛都起来了,小姐你是怎么知道的呀?”

        “应该不是昨天晚上就在的,但是具体还要等到把尸体运出来,看下情况吧,舅舅说,尸体表面状况是可以看出死亡时间的,我之前听了可多这样的故事了呢。”墨清越现在只想知道尸体是谁,为什么会在他们的床下。

        也许一个小村子发生了凶杀案是很大的事情,县太爷忙不迭的跑了来,几个衙役帮忙把床搬开,果不其然,床下有一具尸体,看这样子,有些僵硬了。

        墨清越先把玉竹打发了去后厨房问问有没有白天见过他的,百合去军营找舒炳文还没回来。

        “啊哟,这个不是后厨的那个谁吗?怎么会死在这里了?”店里的小二说完,衙役一个个询问的,都说昨天夜里他就不见了,还以为喝醉了去哪儿疯玩了,经常这样也没太在意。

        至于住店的,不会认识什么后厨打杂的,也问不出个什么劲来了,衙役刚想再看看尸体,墨清越已经蹲在身体边上,垫着帕子,按压了一下尸体的表面,尸斑居然褪色了,“小丫头你在干嘛,尸体是你能动的吗?”

        “衙役小哥,麻烦你能帮我翻一下吗?”完全不在意衙役的凶横,走到她面前,想把拖走,“你可想好了,我现在是第一目击证人,我还能知道尸体啥时候死的,你不想知道吗?”

        几个人惊讶地看着墨清越,县太爷本就不相信这种小丫头,“我看你就是凶手,杀了人就丢在床底下了吧。”

        “你有点脑子可以吗?真的是我杀的,何必我来发现呢?而且你有证据是我杀的吗?你知道凶器是什么吗?什么时候杀的?我的杀机是什么?”一个个问题丢在他的面前,县太爷无话可说,几个衙役用佩服的眼神看着墨清越。

        “还不过来帮我翻一下,快啊,站着看戏是吧?”

        被女声一吼,有几个人过去帮忙翻了一下,“可以了,我看一下,稍等。”

        果然有些尸斑已经消失了,但是腿和脚处出现了新的尸斑,“难道是尸斑转移吗?”之后伸手用帕子垫着,将下颚掰开,“没有酒味啊。”稍稍活动了脖子和肩有轻微的僵硬。

        “嗯,应该是在1个时辰到3个时辰左右死掉的。”简单的说了一下结论,但是这个结论肯定不够严谨,“之后等仵作来了,可以将时间在精准一下。”

        “还有他的嘴里没有酒味,那说明他没喝醉,身上虽然湿透了,但是残留的酒味都在衣服上,搞不好是泼上去的呢。”稍稍看了看脑袋,看到头顶有很明显的伤痕,“县太爷您看,头上的伤痕,是钝器所伤,这个应该是致命伤了。”

        县太爷看着墨清越的分析,咽了咽口水,只觉得神奇,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懂那么多,此时玉竹跑了回来,“小姐,我去问了一下,说是后厨有一个小厮今天早上有看到过这个热门,歪歪扭扭的倒在草垛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