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39章 真相

第39章 真相

        之后几日墨清越几乎就是待在营地不出去的,思考着那天的事情,只是一直没有求证就觉得是自己的臆想罢了,直到第三日,天空放了晴,拉着玉竹和百合去了客栈,想打听打听。

        “这不是前几日那小娘子吗?可是有什么事情?”也不知怎么回事,掌柜的忽然对墨清越热情的很,“可是有什么东西落下了?那个房间的物件都被衙役带回去了,要是落下什么,去县衙会好些。”

        “掌柜的,凶手抓着了吗?”

        掌柜的一听,先是一惊,稍稍清了清嗓子,走出了柜台,把人拉着一边,看着周遭人不多,声音很低的说:“抓着了,是村上的王屠夫,说是因为一些恩怨便错手把人杀了,只说是不小心的,这不是被衙役带回去了,说是要审一下,王屠夫吧,虽然嘴上轻佻,人还是很好的。”

        墨清越只是点了点头,刚准备离开,听到背后有人喊自己,只看到一个白面书生样的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小姐不好意思,想问下,这头绳可是你落下的?”

        墨清越接过头绳,上下打量了一下,上面的串着金珠子,样式也很简单,给玉竹看了眼才说:“的确是小姐的头绳。”

        “你怎么的知道我是我呀?”

        书生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问了掌柜的,就和我和小姐是外乡来的,这个头绳上的金珠子看着不俗,村子里的姑娘家都是用不起的,所以才碰碰运气,想问问是不是小姐您的,这不是被我猜准了吗?”

        “谢谢公子,公子观察入微,实在佩服。”墨清越的脸上带着笑容,这个书生样貌的确也不错,只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说不上来,而且自己现在也不敢和陌生人多言,道了谢,转身便走了。

        小厮则拍了拍那书生,嘲笑说:“你是不是傻,那上面的金珠子可卖不少钱呢,你就这样还了,你是不是傻哟。”

        “我便也不缺这些钱财。”书生的笑容很阳光,却似乎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偷偷摸摸到了县衙,几个衙役一见来人,急急忙忙通报了县太爷,县太爷搓着手便出来迎,“大人,我只是想知道凶手是不是抓着了呀,毕竟在我们那发现的...也带来了不少困扰。”

        “墨小姐说的哪里话,要不是您的帮忙,哪能那么快抓着凶手呀,如今那王屠夫正在牢里呢,一口咬定是一时冲动了。”

        “大人,我想再问一下,那个小厮是什么时候被杀的?仵作验尸后可以准确时辰了?”墨清越的判断只能在一个范围,所以她想知道准确的时辰。

        县太爷想了一下才说:“仵作也是根据尸体的情况推测应该是在卯时五刻到辰时一刻这个时辰,说是因为就两个房间是外乡人,当时早上也就小姐的房间无人,那个书生一直在习字,所以....”

        卯时五刻到辰时一刻?墨清越的眼睛瞬间睁得老大,那不便是自己见到那个屠夫的之前没多久的事情,所以她闻到的血腥气不是猪血?还是人血?

        “我们在客栈见过屠夫,当时他神情自若,还招惹了们一二,完全不像是刚刚杀了人呀。”墨清越这么一说,县太爷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小姐当是在那个时刻遇到屠夫的?”

        再三确认,自己的确是在卯时三刻左右遇上屠夫从外面过来的,“大人,我觉得很奇怪的是,正常人不小心把人杀了,之后是不是会觉得恐惧或者是逃避呢?王屠夫却可以镇定的把血迹擦了,把草垛子干净的面翻出来,甚至可以镇定地绕道外面,还能招惹别人,这不是太显眼了吗?”

        忽然墨清越扑哧一笑,看着别处,笑着说:“当真是杀猪杀多了,连杀人都可以不眨眼了吗?”

        “这个事情,我们也审了,说是欠了屠夫不少钱,屠夫讨债一时...当真作孽啊。”

        “那不是更奇怪吗?他们都和我说屠夫人很好,小厮更是同乡,为了一些钱,能冲动的把人杀了吗?”墨清越反问,只觉得是否有东西激怒了屠夫,导致屠夫起了杀心?

        之后听到县太爷说的种种,只能说自己的推测无所谓,凶手也是王屠夫无误的,只是动机很牵强,以及强大的心理素质和布置,有些不想冲动作案。

        只是既然凶手抓着了,其他的她也管不了,也无能为力,有些木讷的回去,坐在床上,看着玉竹便说:“玉竹姐姐,你觉得怎么样的刺激,能让一个老好人那么冲动?”

        玉竹想了许久才说:“奴婢也不知道,可能是那件事情戳到那人的心里了吧?小姐还在想那件事情吗?莫要再乱想了,凶手抓着便好了,至于为什么杀人是县太爷要审的事情了。”

        “今日路已经修好了,明日便可出发了。”舒炳文撩起门帘子,看着还在发呆的墨清越,正想说什么,只看到墨清越一脸正经的看着他,“大哥哥,今天晚上就出发吧,我想舅舅了。”

        “何必急于一时呢,晚上驾车,你又该睡不着了吧?”

        “汛期”墨清越脑子里闪过这个词,她的确不知道汛期什么时候到,但是这两个字让她很不安,她已经耽误舒炳文很多天了,“大哥哥,今天晚上就走,你便好早些去坝上了不是吗?”

        “放心,日子我都...”

        “今日晚上便走。”说完话,喊了玉竹和百合赶紧给自个儿收拾东西,索性没带什么,“快马加鞭的话,很快就能到了的。”

        舒炳文眯着眼,看着墨清越,她清醒的时间似乎越来越多,考虑的事情似乎也越来越多,自己的示好她完全拒绝,但是关系到自己的事情,她却很愿意牺牲自己,所以她到底在想什么?

        “清越,你现在到底是清醒的还是不清醒的。”

        脑袋一下子扬了起来,笑着说:“大哥哥说什么呢,我又没睡着,怎么可能不醒?我一直醒着的呀,你也快去让人撤了营地,早些出发了。”

        ------题外话------

        加更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