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40章 一路奔波

第40章 一路奔波

        拔营之后几乎是一路奔波,只是雨后的泥泞地更是难走,马车颠簸得厉害,舒炳文便让驾车的慢些,这般快快慢慢的,一日下来,只走了原来一半的路程,休息的时候,玉竹下了马车去取水。

        “大哥哥,我们走的是不是慢了些?”

        舒炳文喝口水,将水袋子递给了墨清越,却被她拒绝了,“可是饿了要吃些什么吗?”墨清越继续摇头,“大哥哥既然是赶路的,再快些也无妨吧?”

        “马车颠簸,山路难行的,再快些你只怕又要难受了?”说完将干粮塞到了墨清越手里,“昨夜便没吃什么,快吃些吧,饿着了肚子不舒坦的。”

        “大哥哥,可是大晚上的看不着路,现在天亮着,我们早些赶路吧?我不难受,等下我便睡一会儿,你加快脚程便是了。”这个时候玉竹端着水袋回来,扶着墨清越便上了车。

        “小姐不吃些东西吗?”百合心疼墨清越,昨天夜里出发到现在只喝了一些水,“你们两个特别吃多少,马车快行,会把东西颠出来的,到时候更难受。”

        “让殿下慢行,这般便好了。”

        “我已经耽误他太久了。”

        继续上路,马车的速度依旧如此,墨清越让玉竹催促着马车快行,舒炳文策马到了马车边,“可难受,难受便慢些。”

        此时墨清越的胃里已经不舒坦,好在没吃什么东西,强撑着说:“没事的,我觉得马车快行,会有风,很舒服,大哥哥你能让马车再快一些吗?想飞起来那样。”

        幼稚的话语,说着的像是孩子,舒炳文吩咐了加快速度,禁卫营的也加快了脚步,可以听到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和马跑起来的声音。

        墨清越用帕子捂住了嘴,脸色有些苍白,“你们两个不要声张,让他多走一些路。”

        加快了脚步,的确行程加快了许多,到了黄昏,舒炳文才让人停下休整,走到马车边,准备撩开车帘,却被玉竹拒绝了,“殿下,小姐睡着了,现在吵醒,只怕又要闹腾了。”玉竹的声音带了些颤抖。

        “好,晚些让她吃些东西吧,胃里又该难受了。”舒炳文抽回了手,没多说什么,百合把干粮递了过去,“小姐,稍微吃些吧,我知道颠簸的难受,但是你一日一夜没吃,再晚些肚子该疼了。”

        墨清越脸色已然很苍白,拿过干粮吃了几口,便放下了,“晚上官道好走,加快脚步,应该能赶上原定的行程的,我们再忍一忍。”

        玉竹点头说:“奴婢受的住,明日早上便可到焦郡了,也可见到萧大人了。”

        “百合,你去和大哥哥说,我很想舅舅,问问明日能不能早日到焦郡。”百合一听,心里一惊,明日早上到焦郡已经是加快脚程的了,对于殿下和禁卫营常年训练的人,算不得上,但是看着眼前眼前脸色已经没有一丝血色的墨清越来说,实在不妥。

        “小姐,你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再这样强撑着...”

        “快去问,早日到了,我早日可以歇着。”推着百合便下了车,舒炳文也是一脸疑惑,百合说了墨清越的要求,他也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马车。

        “小姐,殿下让我带句话给您。”

        “什么话?”

        “小姐,当真这般想着萧大人吗?”

        墨清越苦笑,“是啊,我当真想舅舅了,想舅舅抱着我,夸我我乖孩子。”

        披星戴月的赶着路,她在车里被颠的实在睡不着,让人轻轻撩起车帘透透气,看着窗外的星光,才发现原来自己好久没有很好的看过夜空,银色的光辉,好看的让人挪不开眼。

        也许是马车一个踉跄,墨清越一下子反胃起来,感觉到嗓子的强烈灼烧感,捂着嘴就想吐出来,却不敢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让玉竹赶紧帘子放下来。

        “小姐,你没事吧?”百合压低了声音问,墨清越边捂着嘴边摇头,此时真的是一开口,就该吐了。

        好在焦郡当真不远,舒炳文似乎又是故意的不停歇,后半夜便到了,“到了。”刚说完,准备撩了车帘,就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窜了出来,还没走几步,蹲在路边便是一阵狂吐,胃里没什么了,胆汁都快吐出来了。

        “怎么啦?难受怎么不说呢。”忍着酸臭的味道,舒炳文也蹲在一边给她拍背,递过水就给她喝,可能是肚子真的空,一喝水,吐得更严重,更多的是水混着黄色的胆汁。

        “殿下,小姐没吃什么东西,这几天就吃了一口饼,怕是胃里空的很,奴婢去寻些热乎的,让小姐吃吧。”正准备往镇上跑,却被墨清越直接拦住,“大半夜的算了,天亮了再....额...”

        这几天什么都没吃,这般颠簸的反胃她都强忍着,便是想让自己早些到这?可以赶上秋汛吗?舒炳文的脑海里闪过这个想法。

        她平时最爱任性,一些不舒坦都要说,不会为了见一个人让自己更不舒坦的,所以她的所作所为便是为了自己的。

        待她吐干净了,脸上一丝血色也没有,白的好像上一世最后一次见她,也是这样苍白的脸色,“你怎么不知道爱惜自己呢?不吃不喝,饿坏了肚子怎么办?”

        “吃了更难受不是,还好到了,我要吃鸡汤小馄饨,我要吃桂花糕。”想着那些美味,也不知为什么,又一股恶心反了上来。

        “糯米的不消化,晚些让伙夫给你做些白粥,干净些。”舒炳文传了命令,几个伙夫开始准备大家的早膳,其他人安营扎寨。

        “我们离坝上还有多久、”回头看了看侍卫,似乎完全没有顾及墨清越是个局外人,侍卫忙说:“还需三日,快马加鞭两日便好,可以赶上秋汛,汛期前还需去坝上看一下。”

        能赶上吗?那就好了,自己的苦没白受,墨清越始终觉得上一世自己太过执着好感度,这一世她不想欠舒炳文什么了,甚至她想要舒炳文当一个明君,这样她真的就了无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