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42章 传言

第42章 传言

        简单的一句话,似乎可以想象到,当初的她是怎么活过来的,在阴暗的角落蜷缩着,去水渠里捞东西吃,更有的是没日没夜的毒打,她十岁了,但是身高看着也就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一般。

        “你教他们便好了,何必自己动手呢?”萧南风伸手去抱墨清越,也不管她的身上多么脏兮兮,“明日,我们便可回去了,可好。”

        夜里,墨清越难得睡了一个安稳的觉,萧南风却辗转难眠的,走到她的屋前,月光柔和,只能看到淡淡的光晕,转身看着月光,“我想的是什么呢。”

        回了京城,萧南风领着墨清越准备回墨府,大道上的人,看到墨清越几个,似乎嘀嘀咕咕在说什么,萧南风眯了眯眼睛,看着周围,人又散开了。

        “舅舅怎么啦?”看着萧南风的动作,看了看周遭的其他人,一看又是散开的样子,但是还是嘀嘀咕咕的,她最是不喜欢这种长舌妇的行为了,皱着眉,走了许久,才到了东街,一个女子看到她,退后几步。

        “徐小姐,没记错的话,我可没得罪你什么,看到我需要怕成这样吗?”墨清越直接点了姓名,没错,这位徐小姐便是丢了镯子的那位。

        徐若云见了萧南风先是退了几步,被这么一喊赶忙向前说:“谁是怕你啊,不过是看不惯你这种人罢了,怎么你做的出,还不准人说啊?”

        她到底是做了什么还怕人说了,墨清越追了几步,直接站在徐若云面前,踮着脚便问:“我做了什么呀,我有啥不敢让人说的呀?”

        “啊哟,你没听到啊,可都在传呢,你逼走姨娘,人家可是把你养大的,把人逼到北方,现在好了,人快死了,你还不松口让人回来,还不让人瞧病。”徐若云说的煞有其事,墨清越却完全不知道。

        常氏自从去了北方,自己也没多打听,她是死是活已经和自己无关了,只是什么叫把人逼着送了北方?

        墨清越忽然冷笑,“逼着?啥叫逼着,啥叫养大?徐小姐什么都不知道就敢嚼舌根的?也不怕未来当了长舌妇,凡事脑子不想的吗?哼,这般传谣信谣的,也只是脑子不太好的人了。”

        “你你你...不要以为你是傻子,我就不敢说你,凡事不会无风起浪的,定是你做了什么,不然那人会去了北方?”徐若云第一次被说的无法还口,还是被一个傻子说。

        “呵呵呵,我做了啥,你知道吗?她做了啥你知道吗?这就敢空口白牙的胡说。”冷眼瞧着徐若云,忽然墨清越傻笑一声便说:“我记得大哥哥说了,谁敢说我是傻子,便要掌嘴的。”

        “你家大哥哥是谁那么了不起。”

        转头看向萧南风,来了一个明知故问:“舅舅,平日里你们可是喊大哥哥,太子殿下呀?太子很大很了不起吗?”

        “是啊,殿下很了不起。”

        徐若云一听是太子,整个人瘫坐在地上,指着墨清越便说:“你胡说八道,太子殿下怎么会帮着你,你不但心肠歹毒,还满口胡诌的。”

        “我是不是胡诌的,你可以去问问。”

        徐若云自己是什么身份,她自己会不自知?有啥资格进宫见太子,但是眼前的傻子应该更没资格的,她一定是扯谎的。

        “哦,忘了,大哥哥去巡秋汛了,待他回来了,我带他找你好好说道一番?”这个狐假虎威,当真把人吓着,徐若云骂骂咧咧的走了回去,也不敢再说什么。

        “这个谣言只怕是有人故意为之,你被欺负,总不好往外说。”萧南风解释道,而且有些人已经被清理,做的太明显,才会让人抓了把柄。

        “我最见不得这种人,啥都不知道便跟扯谎的。”墨清越的眼神也是一沉,“随他们传去吧,只要不去管他,还不气死传谣言的人。”

        “你倒是好,气死了人,你高兴?”萧南风点了点墨清越的鼻子,墨清越撅了撅嘴便说:“要不,我就做这个坏人,不回家了,我要去瞧外公。”

        不会墨家不就是想眼不见为净吗?常氏能不能回来的事情,总不是自己做得了主的,萧南意如今心狠,对自己女儿如此的,也不会轻易放着回来,索性就当自己生了气,不愿回家,火上加把油。

        被萧南风领回了镇国公,老国公一见外孙女,儿子都不要了,直接抱了人就往府里跑,“清越可累着了,饿不饿啊。外公让人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乡下好玩吗?怎么都瘦了。”

        萧南风刚想说话,老国公一声吼,“萧南风,清越千辛万苦去找你,怎么啦,才几天就瘦了,你是不是不给她吃啊,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你是舅舅就可以不给我家清越吃喝的,就不该让清越去,乡下能有啥好吃好喝的啊。”

        抱着人就走,完全不给萧南风解释的机会,被劈头盖脸一顿说,还是有的没的,萧南风才是最无辜的。

        晚膳时分,墨家来了人,说是要接墨清越回府,老国公直接拒绝了,“京里那些谣言,不还是他们家传出来的吗?这都欺负到我外孙女头上来了,不回去,我家清越受不得一点委屈冤枉的,和墨城说,不把事儿处理了,都不好看。”

        墨府来人抖抖索索的回去禀报,墨城脸上也是一黑,他怎么知道是谁胡乱说话的,常氏的确被罚去北方,个中缘由大家都知道的,只是外面的人不知,如今倒好了,越传越难听了。

        萧南意到没多生气,“老爷,找着了源头,不就好了,想必也是有人想把常氏弄回来,有这个想法无外就几个人,一个个查,总是能查出来的。”

        “那两个还是孩子,怎么会想到这个事情呢?”墨城不敢相信是两个孩子传的谣言,萧南意只是顿了顿才说:“不止呢,当日在这的可不止这两孩子,如今有人想坏了我女儿的名声,你这个做爹的还不管?”

        墨城回忆了一下,当日的除了自己和萧南意,便是墨清越和...墨清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