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45章宸妃与四娘

第45章宸妃与四娘

        在镇国公府的墨清越可以说是肆无忌惮的,也没人管着她规矩,家里几个又把她宠上了天,再加上萧南意在墨家,自然没人镇得住墨清越了。

        至于老国公正是最宠的那个,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都可以兜着的,他也晓得,墨清越就是顽皮了些,不会闹出大事的。

        “清越,你过来。”萧南风招手让墨清越过去,这几日吃的有些肉乎乎的小身子,一步步晃晃悠悠地走了过去,仰着脸,“怎么啦?舅舅,我这几天没闯祸,都好好待在家里的,没出门的。”

        “你啊,是不是又做了啥,一喊你,便急着认错了?”

        “才没有,不信你问玉竹,这两日我可乖着呢。”摇着小脑袋,像是自己做了多了不起的事情一样,萧南风笑着说:“太子殿下昨日刚刚回宫,这次巡查秋汛,殿下...有些伤着了,说想让你进宫去见见。”

        伤着了?他堂堂太子还要真的去抢险救灾第一线?不然为什么会受伤,甚至都要自己进宫去见。

        “大哥哥伤得重不重呀?”

        “你自己见着便知道了,我让玉竹和百合给你打扮一下,晚些我门匾进宫。”萧南风的话里似乎透露了什么,语气很沉重,墨清越一下子抓住萧南风的袖子,眼里满满的关切:“大哥哥怎么啦?舅舅你不要吓我好不好呀,大哥哥答应了会好好回来的,他答应了要给我买糖葫芦的。”

        不知道为什么泪水一下子汇聚在眼里,视线似乎模糊了,萧南风只是叹气的说着:“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晚些进了宫,你自己问他可好,不哭了。”

        也许是墨清越真的紧张了,百合和玉竹才给她梳妆打扮好,便着急忙慌的去寻了萧南风,问何时进宫。

        马车在宫门口停了下来,几个公公备了轿撵,“殿下已经在东宫等着了,还请两位快些。”声音尖锐的让人觉得难受,墨清越也心急,顾不得这些了,晃了好一会儿,才到了地方。

        “墨小姐可算是到了,殿下等了许久了啊。”徐德福见来人快步上前,圆滚滚的身子,看着像一个球戴了帽子滚了过来、

        “大哥哥怎么样了呀?”

        “萧大人可否在外等一下。”徐德福朝萧南风使了眼色,“殿下备了茶水,萧大人请。”萧南风只是皱眉,几个宫女把萧南风引到了南书房,他倒是苦笑着说:“殿下该是没什么伤着吧?不然会让我哄骗了清越进宫?”

        快步进了内殿,舒炳文一听人到了,赶忙把奏折往床底下塞,自己则躺好,“还不给孤盖上了。”宫女忙帮忙盖上了锦被。

        此时的墨清越完全没在意自家舅舅,内殿就两个宫女给舒炳文擦汗,墨清越走到床边,摸了摸他的额头,是有些热的,“大哥哥你没事吧。”

        听到墨清越的声音,舒炳文假装睁开眼睛,想要坐起来,宫女忙把舒炳文扶了起来,“殿下慢些,莫要崩到伤口了。”

        “你受伤了?哪伤着了?还疼吗?”动手就要去翻开,却被舒炳文压住了小手,脸色有些苍白地说:“没事,伤口流血多,你见着该觉得恶心了。”

        “大哥哥,你是骗子,你说了会好好回来的。”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受伤了还说好好的,他们都说你可厉害了,为什么还要让自己受伤。”内心的翻滚已经无法压抑,她最见不得他伤着了,明明可以护着的,为什么要去。

        “小呆瓜,真的是意外,只是被缺口划了一道口子,问题不大。”原本还想让墨清越软声细语的安慰自己,现在倒好,自己安慰她,看着她哭哭啼啼的,倒也不觉得多吵,只觉得是自己又让她难受了。

        “大哥哥,让我看看伤口好不好,我看了安心些。”再次伸手要撩被子,舒炳文一下子精神了,伸手再次按住被子,“真的没事,血淋淋的有啥好看的。”

        “都血淋淋的怎么会没事呢,大夫有好好给你治吗?还疼吗?我给你吹吹。”

        舒炳文的脸一下子通红,想着墨清越的小脸在自己腰间吹吹的样子....一瞬间好像头上冒烟了,“不了,我休息几日便好了。”

        两人僵持不下,徐德福来报宸妃娘娘和四公主到了,说是来探望殿下的。

        “快请进来吧。”

        “正巧,你也许久未见四娘了吧?”

        现在墨清越的满心满眼都是舒炳文,只是木讷的点了点头。

        “清越,我好久都没见你了,你咋也不进宫来看我,我都无聊死了,要不是借着大哥哥受伤探望,我都见不着你了。”舒为宁一见着墨清越,便没心没肺的把什么都说了,还把太子利用了一番。

        宸妃倒是笑着敲了敲她的脑袋,“原来你说是来见你大哥哥的,都是框我的,说白了还来找人的,看吧,你大哥哥都气着了。”

        “娘娘说的哪里话,为宁喜欢清越也没什么不好的,看来这段时间当真是憋闷坏了。”舒炳文倒也不生气,看了看墨清越忙说:“快给宸妃娘娘和四公主行礼。”

        此时的傻子设定,起到了绝对的好处,傻子不会,傻子啥都不会,我装傻装到底了,一脸呆萌的看着舒炳文,再转头看看宸妃和舒为宁,“我我...我...行礼是什么。”

        “啊呀,大哥哥,你就别为难清越了,你明知道她不会,还为难她,我和母妃不在意的。”舒为宁直接坐在莫清越身边,“清越,你不要被大哥哥唬到了啊,他啊,最喜欢欺负你这种了,以后我们不和他玩好不好。”

        “为宁,没记错的话,她是来看孤的,不是来陪你玩的呢。”舒炳文故意装着不高兴,宸妃忙说:“为宁还不过来,你大哥哥都伤着了,你还顾着玩呢,待探望好了,再把人带走不好吗?”

        墨清越傻了,这次是真傻,这么堂而皇之的要把自己带走是几个意思?连舒炳文的面子都不给了?而且宸妃说话的口气完全不像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