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49章 小惩大诫

第49章 小惩大诫

        墨清越几乎是顶着熊猫版本的黑眼圈去了正殿的,这事发生在了东宫外,自然原该有太子妃主理,可惜太子未娶妻,又牵扯到了四公主,自然一团乱麻的,连着皇帝陛下都出面了。

        太子妃?墨清越努力回想上一世舒炳文的正妻是谁来着...好像很久以前便不在了,自己也对她没啥影响了,所以这为太子妃以后是要早逝的?那真可怜。

        “说说吧,昨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

        宸妃一发话,舒为宁自然不敢先开口,免得被说是恶人先告状,墨清越的身份自然也轮不到她先说话的,而且她说不清楚,显明郡主虽说被关了一个晚上,也是好吃好喝的对付着的。

        显明王妃一早便进宫求情,自然也是位列其中,雍容华贵的样子,只差没把宸妃都比下去了。

        “回陛下,娘娘,昨日臣女进宫想要给殿下探伤的,到了东宫门口,见着四公主和墨小姐,墨小姐不懂规矩,还不停狡辩,臣女看不下去,便让宫女去教教她,谁知她会掉湖里了呢。”完全把自己的问题撇开,甚至还撒了一把盐在墨清越头上。

        说完显明郡主还不停的擦眼泪,“臣女知道是臣女多管闲事,但是毕竟是公主的好友,臣女也想不到公主的朋友如此粗鄙,还要动手的。”

        “你血口喷人,尽在父皇面前满口胡诌的。”舒为宁自然是见不得自己朋友被污蔑,冷哼说:“昨日夜里,我和清越在外面逛的好好的,郡主一来便说清越粗鄙,还妄想勾搭大哥哥,这些话该是一个郡主说的吗?清越不反驳,还要坐实了勾引大哥哥的话了?”

        显明王妃忽然开口说:“郡主是大家闺秀,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莫不是公主听错了,墨家小姐即使是大臣之女,总不能和郡主相比,公主不要为了这样的一个无赖郡主。”

        墨清越最见不得这样的人了,只是现在自己的身份处于劣势,强出头没意义,只能装可怜,忽然举起手便说:“那个人她说谎。”说完还指了指显明郡主,“明明是她说我勾引大哥哥的,我明明没有啊,没做过的事情,我肯定不会承认的呀。”

        说完还有些装傻的扯了扯舒为宁的衣裳,轻声问:“四娘,勾引是啥意思啊?”

        敢情连勾引都不懂的?

        “就是你故意引起大哥的注意。”

        墨清越哦了一声忙说:“那就更没有了,是那个人不但要抓我,还要抓四娘的,我不能让她欺负四娘的,她身后的女婢就推我的。”说完还不忘点点头。

        虽然有些词不达意的,但是能听出大概的意思,宸妃看着显明郡主便问:“你当真可说了这些话?”

        显明郡主明显有些惊慌,有些结巴地说:“她对殿下不敬,一直胡乱称呼太子殿下,臣女一时生了气,才会着了道,被哄骗说出了这些话的。”

        “哄骗?这些话是从你嘴里说出的,若没这想法,谁能哄骗得了?”

        “娘娘息怒,郡主的确一时失礼,说错了话,但是归根究底不还是墨小姐没规矩吗?郡主只是想替殿下管教一二,才会失言的。”王妃忙解释道,眼神还看了一眼郡主。

        像是接收到信号一样,显明郡主忙说:“是的,臣女是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想着教一教墨小姐规矩的。”

        舒为宁虽然单纯,但是也不是傻的,笑着说:“郡主到底是以什么身份替我大哥哥教训起了他的客人?不知道还以为我大哥哥娶了你不成?”

        听到这话显明郡主脸色都白了,宫里都知道显明郡主一边讨好东宫,想成为太子妃的意图很明显,另一边的则是庶出的妹妹讨好三皇子,想要两边吃好处。

        “为宁这话可不能乱说,关系到郡主名节。”宸妃也是假意训斥了舒为宁,舒为宁很乖的低着头不再说话。

        “所以现在这个事情是辩白清楚了?”皇帝也觉得这个事无需再辩,对于墨清越落水,他并不多关心,只是没想到太子喜欢的,为了得到的便是这样无趣的人。

        “这是本就由墨小姐的无礼引起,郡主好心,只是在东宫面前动手,还累计公主,这便是郡主做事的不妥帖了吧?”

        墨清越怎么想着都觉得这件事情的火怎么引到自己身上来了?自己不是受害人吗?要不是显明郡主的事先挑衅,也不至于事情会如此,刚想说什么,却未被舒为宁拽了拽,轻声说:“算了,我们回去慢说。”

        王妃似乎还想得理不饶人,冷笑说:“墨小姐莫不是还觉得自己有理了。”

        墨清越难得沉静下来,笑着说:“我没规矩是我不对,这点我很认的,但是事出原因不是郡主先出言挑衅吗?我虽然是一介草民,但是被出言侮辱了,难道还应该感谢您侮辱我吗?所以这就是所谓的大家闺秀该有的样子?”

        “谁出言挑衅了?我不过实话实说。”显明郡主显然还是不肯认错的,墨清越却很淡定的说:“昨夜郡主说是贱人,难道贱人是好话,我还收着?”

        “你你你你....你还说你不是装傻充愣?”显明郡主站起来就想去拽墨清越,被几个嬷嬷压下了。

        “我只是实话实说,我做了的事情我承认,没做过的是不会骗自己的,就你一直在说谎,舅舅说过,说谎是不对的。”孩子的口气,倒让人似乎信服了不少。

        “郡主只是口不择言了。”

        “好了,这件事情无论是郡主还是墨小姐都有错。”宸妃已经明了前因后果,但是对于墨清越的仗义执言,不知道该鼓励她勇气可嘉呢,还是觉得她不怕死好呢。

        “墨清越口无遮拦,目无尊卑,让人带回墨家好生管教,至于显明郡主...罢了,昨也罚了一个晚上了,只是...这宫里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还请王妃带回好好管教。”

        此次算是小惩大诫了,原本想着太子该会为墨清越求个情,没想到从始至终他都未发话,宸妃也不好做了坏人不是。

        只是这次事情的后果,让墨清越整整头疼了小半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