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50章 教养嬷嬷

第50章 教养嬷嬷

        墨清越的事情倒是让墨家头疼不已,原以为处理完了传言的事情,可以消停,墨清越一落水是担心的,但是归根结底,还是她的原因造成,萧南意晓得事情后,第一时间给墨清越寻了个教养嬷嬷。

        “清越,这位是李嬷嬷,以前是在宫里当差的,以后你要听她的话知道吗?”

        看这样子李嬷嬷该是五十岁出头的,看着很富态,不是那种很严肃的样子,但是萧南意找的,定不会那么简单,墨清越自然是不乐意的,宫里的规矩,上一世她守了一辈子,这一次还要她从吃这苦?

        “我不要教养嬷嬷,我现在不是很好吗?”从内心的无比抗拒,别过头不愿意去接受,萧南意这次也是下了狠心了,“这不是你乐不乐意的事儿,这事情是娘娘和陛下不计较,不然你以为你可以完完整整的出来?”

        墨清越依旧不理,她的脾气犟起来,谁都拦不住的,萧南意忽然叹气,拉着墨清越的手便说:“清越,娘亲不求你知书达理,起码要晓得礼貌,你也不想被人说你目无尊长吧?我们学会了便好,不求精可好?”

        李嬷嬷行了一礼便说:“墨小姐莫要担心,嬷嬷我也教过不少贵人的,定不会凶你,只是之前您都没好好的学习过,以后怎么生活是吧?教您一些常识,一旦学会啦,国公大人也会高兴的,想着您也懂得规矩了不是?到时候别人也挑不到你的错处,不是那人跳脚?”

        这话的确在理,“您想呀,要是这次的事情,您无措,是那人推了您,不便罚那人啦,她便是抓着了您的错处了。”李嬷嬷的话让墨清越似乎有些开窍了,所以以后做坏事,要滴水不漏是吗?

        “清越,你看,嬷嬷说的多有道理,你也该跟着好好学学了。”萧南意苦口婆心的,墨清越才勉强点了头,她想着自己会的东西复习一下也无碍。

        接下来的几日是很轻松的,把一些常识和自己说了,自己还要装着一副原来如此地模样,顺便还介绍了一下,皇室的主子,归结起来还不是因为自己和舒炳文走得近?

        原来舒炳文并非当今皇后的亲生儿子,他的生母是淑妃娘娘,在生下舒炳文不久后便逝世了,根据长子继承,舒炳文成了太子,皇后的亲生儿子是三皇子,如今后宫虽说是皇后为尊,但是太后才是大家最忌惮的。

        “小姐可知道这些人际关系了?”李嬷嬷的简单地说了一下,此时一个小女孩打扮的女孩子走了进来,“今日起便教小姐行礼的方式,小姐照着做便是了。”

        只见那女子正身肃立,右手压着左手,屈身,起身后双手随之齐眉,再放下,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小姐这个是给长辈的行礼,称之为天揖礼”李嬷嬷讲述之后,女子再次示范了一次,“小姐您也试试?”

        之后几天,墨清越几乎就在鞠躬磕头中度过,整整半个月,要不是压抑着脾气,只怕把屋顶都掀翻了。

        “哎哟哟,这不还是给你跑了出来?”舒为宁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着有些精神萎靡不振的墨清越也忍不住吐槽了起来,“怎么啦,该不会学傻了?”

        “本来就傻,现在是越来越傻吗?”她倒是也学会了自黑吐槽自己,“哎,我弯的腰都疼了,再磕头磕下去我就离家出走了。”

        “那你这次出来,你娘亲舅舅可知道?不会有满城找你吧?”

        “四妹妹你也没好到哪里去,出了宫也不和宸妃说一下?”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身影,以及熟悉的面貌,似乎比之前清瘦了一些,脸色苍白了一些。

        “哥,我和父皇说了的,父皇准了的。”

        “大哥哥,你的伤好些了吗?”墨清越忍不住开口问,舒炳文却只是看了眼,“萧南意不是给你请了教养嬷嬷了吗?你该叫我什么?”

        “咣”的一声,有什么声音像是在自己的脑海里炸开了。

        “哎哟大哥,你和清越还计较这些?”舒为宁赶紧说:“我都听惯清越叫你大哥哥了,要是叫别的,我都觉得生分的很呢。”

        “太子殿下。”依旧是那个软糯的声音,墨清越只是苦笑了一下。

        这个称呼舒炳文很不满意,她为什么不坚持一下,只要她再喊自己一声大哥哥,他也好有个台阶下,如今好了,满足了他的心愿了。

        “啊呀,清越,你忽然喊大哥,太子殿下,我都觉得不习惯了。”舒为宁也是有些尴尬地,“想想她喊你大哥哥的时候多甜啊。”

        是啊,甜到心里。

        忽然楼下传来了琵琶的声音,墨清越跑去看了一眼,一个小丫头正在拨弦,很好听,“四娘是琵琶呀,好好听。”

        “嗯,没想到小小年纪,能有这般造诣是不错。”

        悠扬的琵琶声,似乎让四周的一切都安静了,都在静静的听着,墨清越忽然从兜里掏出了几个铜板,“我去给她吧,的确好听。”

        就在墨清越下楼的空隙,舒为宁盯着自己的舒炳文看,看着人还没回来才问:“大哥,你莫不是不喜欢清越了?”

        “她不要我喜欢她了,我又何必勉强,感情的事情勉强不来的。”

        “难道大哥你不想娶清越了,我可是一直想着清越当我的嫂嫂呢。”

        “她自己都不愿意,难道我还不能找别人了。”

        两人正说着,只听到楼下叮叮当当的声音,舒炳文直皱眉,“徐德福去看看,不要又闯了什么祸。”

        徐德福拖着自己圆润的身体下楼,只看到楼下几桌人似乎吵了起来,“这个人老子要定了,我倒要看谁敢拦着了。”

        “人家又不是卖身,你这样可是强抢民女。”

        “老子就是抢了怎么样。”

        “那你也要看人家女孩子答不答应。”

        只看到那个弹琵琶的女孩子哭哭啼啼地说:“我只是卖艺的,我不卖身的,大爷你放过我吧。”

        徐德福在人群中见着了墨清越,走到身边轻声说:“小姐,我们回去吧,莫要惹事了。”

        “我不惹事啊,我就是看戏,难得看到这种事情,我就看看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