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51章 看戏都能看出事

第51章 看戏都能看出事

        难得有这种强抢民女,她很好奇会不会有人英雄救美,丢个几百几千几万两银子救人,然后从此美女英雄....

        “你的小脑袋瓜子里的事情不会出现的,那些都话本里的。”冷水把墨清越泼的结结实实的,墨清越回头看去,“你怎么知道我脑袋里想什么呀。”还想说话凶一点呢,看着了舒炳文,马上转过头。

        “你除了会想那些话本,还会什么。”舒炳文反问,见着她看到自己就别过头,内力忽然就不那么淡然了,恨不得搬过她的小脑袋,让他注视自己,忽然墨清越似乎看到了什么,朝那边挥了挥手。

        完全不顾此时情绪已经很糟糕的舒炳文,跑到了人群的另一边,拍了拍那书生的肩膀,“你怎么也在京城呀。”

        书生先是一惊,看着墨清越,忙笑着说:“原来是墨小姐呀,我是太学的学生,下了学来看看的,没想到就遇到了墨小姐,当真是巧合了。”

        “上次谢谢你捡到我的头绳,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总不好以后再见到了就喊喂喂喂吧?多不礼貌。”

        “莘言,便是我的名字了。”

        肾炎?为什么感觉他们的名字怪怪的呢,也跟着笑着说:“莘公子安好。”

        远处的舒炳文瞧着两人有说有笑的,脸色也越来越黑,舒为宁见两人都没回来,便也下了楼,“哥,清越呢,没和你在一起吗?”

        “不是在哪里吗?”

        看着不远处的两人,舒为宁简直快惊到了下巴了,墨清越和一个长相好看的书生有说有笑,甚至还上手的那种,自家哥哥要被戴绿帽子了?不对呀,她还没和哥哥在一起呢。

        舒为宁小心翼翼的看着舒炳文,扁了扁嘴说:“哥,我觉得吧,可能只是清越认识的人。”

        说时迟那时快,强抢民女的大汉,一脚踢翻了桌子,碗饭碟子乱飞,砸在地上叮叮当当的,莘言忽然把墨清越拉到一边,刚刚她站的位置正好一个碟子砸在了地上。

        “我擦,还好你身手快啊,不然脑袋都开花了。”墨清越心有余悸地,莘言却说:“只是正好瞧见了,脑袋开花不至于,但是,这算是殃及池鱼了吧?”

        “这位大哥,你想咋样,是你的事情,能不要殃及看戏的吗?”墨清越一声吼,那大汉瞧了一眼墨清越,完全没当回事,“臭丫头滚开些。”

        “你要做什么自然没人拦着你,只是那些东西砸来砸去的,砸到花花草草也就算了,砸到了人咋办哟,而且人家姑娘不乐意啊。”墨清越直接抱胸开始理论,准备开启嘴炮模式。

        “你哪只眼睛看到她不乐意了。”大汉伸手还要去拉琵琶女的手,琵琶女硬是不肯,大汉还不撒手,“还不跟老子走,钱都给你了。”

        “我两只眼都瞧见了,咋地,声音大了不起是吗?”墨清越脾气上来了也是很倔的,莘言则拉了拉墨清越的衣裳说:“算了,和这些人说不通道理的。”

        “关你屁事啊,官府的人都不管老子,你以为你是谁啊。”大汉见琵琶女不从,伸手便是一个大嘴巴子,琵琶女的嘴角都出了血。

        “我就好了奇了,你到底给了多少钱啊,人家又给你打又给你拽的。”

        “二十两银子,你有钱,你也可以竞标,没钱,就给老子滚。”

        墨清越哦了一声,大喊:“二十一两。”

        “你真的有钱?”莘言都觉得有些不可置信,墨清越摇了摇头说:“我没钱啊,但是我认识的人有钱不就好啦?”

        还有这个理的吗?

        “没钱你喊个P”

        “你管我有没有,我能喊出来,就能有钱,21有本事你继续啊。”墨清越趾高气昂的说着,然后忙不迭跑回舒炳文身边,有些贼兮兮地说:“你应该会借我的吧?”

        “不借。”

        “你那么有钱还不借我,九出十三归都不行?”

        舒炳文皱着眉听着这些话,“谁教你的这些浑话?”连外面的黑钱黑话都知道了?还是她已经欠了不少了?

        “你别管谁教我的,一句话借不借。”

        “借钱的还那么嚣张吗?这是你借钱的口气?”

        墨清越见他完全没要借的意思,直接不搭理了,伸长脑袋看着舒为宁:“四娘借我些呗,等我有了零花还你?”

        舒为宁倒是很乐意,“好呀好呀,这是我的,给你,一定给要那个人颜色看看,以为有几个臭钱了不起,拿钱砸死他。”

        伸手便把自己的荷包给了墨清越,半路却被舒炳文拦住了,“我借你,但是怎么还,得听我的。”

        “我不要你的了,我有四娘的,你磨磨唧唧的。”伸手去勾荷包,却被舒炳文就觉得老高,“你想要钱,只能用我的。”

        真的是,这个男人怎么那么奇怪,刚刚问他借,一副死也不借的样子,现在不用他的了,还强逼自己的,以前咋就没看出他是个那么别扭的人呢。

        “成成成,您说了算好了吧。”

        “好了我有钱了,你出多少别墨迹。”忽然有了钱,腰杆子也直了。

        “25两。”

        “26两。”

        “30两。”

        “31两。”

        “40两。”

        “41两。”

        每次墨清越就是比他多出一两,那大汉牙气的痒痒的,却也不好人前动手,“50两。”

        这个数字其实已经很多了,只见那大汉势在必得,舒为宁忙敲了敲墨清越,“你快喊呀,不然该被买走了。”

        “我不要了,您买走吧,50两哦”墨清越忽然一个急转直下,让周围的人都目瞪口呆,只有不远处的莘言忽然笑了出来。

        他也只是看戏,以为墨清越是个呆傻的,一个丫头值几个钱,值得叫到这个价吗?正要离开,却听到了一声不要了,他忽然明白眼前的小傻子,并不傻。

        “清越,你怎么不要啦?”这句话让舒炳文也一愣,虽然那个人不值这些钱,但是她乐意便也好了。

        “他们是一伙的吧?而且一个丫头哪里值那么多钱,就算从人牙子哪里买个干净的小丫头也才两,她哪里值的上50两哟”墨清越的话,也在理,只是既然觉得不值为什么还要那么起劲。

        “你哪里看出他们一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