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56章 夜半哀嚎

第56章 夜半哀嚎

        那两人听到这名字,也是一愣一愣的,没明白,还以为是在捉弄她们呢,墨清越摊了摊手说:“我真的叫我蘑菇,可能是丫头,家里不在意吧,我都习惯了的。”

        那两女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也只是笑了笑没多说什么,墨清越则准备躺下歇息,只是一躺上床,总觉得硌得慌,倒不是睡不惯这硬板床,而是总觉得一用力,床就歪了,下了床,试了一下,发现地板也是平整的。

        也顾不得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累了一天的墨清越很快就睡着了,夜班的时候,忽然听到周围有说话的声音,吼了一声:“大晚上的不能安静一点吗?”

        一个人推了推墨清越,“蘑菇姑娘,快起来。”被推醒了,只能揉了揉眼睛,看着周围,因为蜡烛的灯光太暗,只看到一张苍白的脸,墨清越只差没把自己吓死,“怎么了阿芙姑娘。”

        “我和阿曲听到周围有声音,吓得不敢睡。”

        墨清越只觉得头疼,你吓得不敢睡,喊我做什么呀,难道你还想和我一起睡?还是想和我一起听啊?

        “什么声音啊?”迷迷糊糊的问着,就在下一瞬间,听到了类似于“呼呼呼”的声音,但是很快又没有了,“你说这的是这个声音?这个不是风声吗?”

        阿芙忙摇头,有些神秘地说:“不急,之后还会有,你听。”

        许久都是“呼呼呼”类似于风声的声音,墨清越正打算继续睡,此时传来了“当当当”的声音,以及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

        “你听,是不是很像在说话啊?”

        真的是,这个时代幸亏没得鬼片,不然她真的有理由怀疑,这两人是看片子把自己看怕了,此时阿曲也走了过来,蜷缩在床上说:“是啊,好吓人啊。”

        墨清越理智分析说:“也许是风吹到了杠子的声音吧?至于说话,是风吹过叶片发出的声音,我真的没听出哪里像说话了。”

        那两人见墨清越完全不害怕,镇定地一塌糊涂,一屁股坐在她边上,“那啥,蘑菇姑娘,你介意我们和你挤一下吗?”

        “行吧。”她可不想大晚上的再被吵醒,勉为其难地答应了,这一夜,墨清越几乎都没睡好,那两人时不时的悉悉索索,倒让她失眠了。

        索性起了个大早,打算去寺庙门前的河里打水洗脸的,天虽然已经亮了,但是还是有些灰蒙蒙的,拿着小桶子走到寺庙门口,有个小尼已经在扫地,墨清越上去打招呼,只见那小尼直接跳开了。

        “不好意思小师傅,并非有意吓您。”墨清越觉得很不好意思,只是...那么远喊人都被吓着,这是胆子多小啊?

        小尼忙回礼:“并非姑娘之失,是贫尼想着事儿呢,阿弥陀佛。”

        “小师傅,什么事情,让你那么害怕呀。”

        小尼的眼神里似乎透露了什么惊恐,却一直摇头说:“佛门乃至净之地,哪会有什么害怕的,我先去洒扫了。”

        墨清越一脸懵,这个问的,和这个答得是一个问题吗?

        等她洗完脸回了厢房,那两人也起了,见墨清越回来,赶忙招手,无奈的摇头,走了过去,“怎么呀?”

        “蘑菇姑娘,你知道吗?我打听到一件老吓人的事情了。”阿曲神秘兮兮地说着,周围明明没人,却还要左右看看的。

        “什么事情啊?”

        “我听说,普达寺后山原本是先朝的冤狱,还是专门关女子的冤狱呢,后来因为怨气太大,闹了很多事情,才建了普达寺来压一压冤魂的,晚上的那些声音,搞不好是冤魂的声音,还有人在后山看到鬼火呢。”

        果然,哪里都有鬼魅邪说,虽然墨清越也有点怕阿飘的,但是作为一个法医系的学生,她更愿意用科学的眼光去看这个世界,虽然内心还是怕阿飘。

        “那冤狱的,不就是埋了很多人?但都埋了那么久,哪来的冤魂啊。”

        “啊哟,你不知道,后面那片听说全是死人,很多女的死了连个名字也没得,就在那里埋了的。”阿曲更是越说越起劲,“冤魂没找着索命的怎么活下去啊。”

        鬼火这个东西,说白了就是尸体腐败时候释放的磷化氢,天热的时候,磷化氢熔点比较低,起了所谓的鬼火也在所难免,只是如果真的是以前的尸体,早就白骨化了,肌肉组织早就被分解怎么可能产生磷化氢。

        “你说鬼火?那得多久以前了呀。”莫不是这些人拿着以前的故事骗人?只是在一个寺庙装神弄鬼也不知道有什么意义。

        “谁说的,我听住在隔壁的那人说,前几个月就见着了,好多人都吓得搬走了呢。”

        前几个月?现在是十月,也就是在夏日里?怎么可能?埋了那么久的尸体....

        一瞬间,像是一个弦断了一样,一具尸体变成白骨正常情况下都需要3个月,也就说...这段时间还有新鲜尸体的产生才会有鬼火。

        “我要去看看。”墨清越一下子站了起来,想到新鲜的尸体...她的探索精神一下子就起来了,她更好奇,哪来的新鲜尸体,这里是寺庙,总不见得几个月死个人吧?

        “那么阴森森的地方有啥好去的啊。”阿芙也拉住墨清越,她却摇头,觉得蹊跷的是那些流言可能是为了驱赶人的,真的有钱人有地方去,换地方也能住,能住在这里的只有穷人或者无家可归的人。

        所以她们要留下这些人做什么呢?

        “我就远远的瞧一眼,毕竟到了此地,已然知晓,不去祭拜的话,岂不是更失礼?”随便找了个理由,阿芙和阿曲也觉得有理,一起去山涧采了鲜花,到了后山才发现,原来并未像想象中那般阴森。

        一个个小小的坟冢,周围都有鲜花,也是别人来祭拜的吧,只是矗立在坟冢后面是一片矮房,已经腐朽的围栏,已经摇摇欲坠的房子,显得孤零零的,墨清越似乎觉得那些房子有些奇怪。

        “别过去了,那片矮房子就是以前的牢房,没人敢过去。”阿芙一把抓住了墨清越的手,“听说过去了会被冤魂索命的。”

        “我就是很奇怪,既然没人过去,也没人用,为什么蔚栏的看着那么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