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57章 ,梦境(三)

第57章 ,梦境(三)

        不说还好,一说一个个都吓得不得了,忙拍了拍墨清越说:“莫要胡说了,也许真的是冤魂索命啊,听说下面都埋着人呢,我们还是快些离开吧?不要打扰了人家。”

        被人拉着往回走,从远处的上头看去,有一条细小的小道,直接从后山穿插进了那个矮房子,她觉得很奇怪,竟然是让人荒废了的,为什么会有路?

        那日下午,有侍卫来寻人,说是询问有没有见过一个十来岁的女娃娃,墨清越知道定是来找自己的,镇定了许久,还玩笑地说:“那么点大的孩子都跑了出来,也不怕家里人担心哟。”

        阿芙似乎感同身受,笑着说:“女娃子呀,谁家喜欢女娃娃了,也就做过娘亲的才知道,无论是女娃娃还是男娃娃都爱,也就那些高门大户看不起女娃娃啊。”苦笑地看着墨清越:“我说多了。”

        “阿芙你放心,都过去了,不要难过了。”阿曲忙来安慰,看来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此时几个师傅推开门,几个侍卫一一查验了,愣是把在眼前的人看走了眼。

        也是自己的脸又是青又是紫的,能看出来就有贵了,“几位大人,这几日真的没瞧见啥十来岁的女娃娃呢。”

        “走,去后山瞧瞧。”侍卫长带着人往后走,只听见一个师傅说着:“大人,后山荒废已久,许久未打扫了。”

        “看一下,莫不是大师藏了人了。”

        “阿弥陀佛,怎么的会,就怕是污了各位大人的眼,这便带着大人去瞧。”

        听到要去后山,墨清越直接偷跟着走去,好在离得远,没被发现,只看到侍卫沿着小道,打开了那个矮房子,似乎表情没啥变化的便走了出来。

        回到房里的墨清越觉得奇怪,难道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吗?那鬼火是什么?

        也不知怎么的,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睁开眼,看到是一片漆黑,忽然周围有一点点亮光,完全看不出是哪里,还以为在厢房里没有点灯,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动不了,可以听到叮当叮当的声音。

        忽然耳边传来声音,“我不要被卖掉,谁能来救救我们?”

        “你们别喊了,我们都被关在这里很久了,都没跑掉。”

        “只能在这里等死吗?”

        墨清越想要挪动脑袋,忽然一使劲,脑袋真的转了过去,就是那一用力,脖子似乎扭了一下,看到的是很多人被绑着,手上脚上绑着铁链子,肚子咕咕叫个不停,想要去摸自己的匕首,却发现已经不在衣袖里了。

        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会在这里,想要大声说话,却喊不出声音,自己的身体剧烈的摇晃,已经一声声喊着自己的名字。

        “蘑菇,蘑菇,你怎么啦?”

        墨清越猛地又是一睁眼,看到了阿芙和阿曲,看到她醒了才安心,“你刚刚真的吓死我们了,看到你在床上手脚乱动,还以为你怎么了呢。”

        阿曲更没好话地说:“难不成你还有病呀?可别传染给了我们。”

        墨清越坐起身子,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珠,原来是梦?只是这个梦好真实,但是这两天没什么地方是没见过的呀,所以自己到底是看到了什么才会做梦的?

        依照惯例要是真的是预知梦,那自己接下来会被抓?

        一瞬间,脑子里闪过什么,是那个片矮房子里面的黑暗?还记得刚刚侍卫去查矮房子的时候,关门的瞬间,那一丝丝的黑暗里藏了什么?

        她该夸自己的视力真好吗?

        从自己的袖口掏出了自己的匕首,得换一个地方才成,而且也不会搜得到,想着便转身,撩起了衣服,把匕首直接贴着肉绑在腰上。

        “怎么得啦?有啥见不到人的东西?”

        “没有,只是带子有些紧,松一松。”她其实的是考虑早些离开这里,她早订了目标是南边的边境小镇锡镇,至于为什么是那里,因为上一世萧南风战死沙场的地方,离哪里最近,她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是现在她跑出来的消息,只怕都已经知道了,各个关卡卡口都有人守着,自己的户籍很容易被查出来,只能再等几天,待没查那么紧再走。

        当天夜里,摸清也几乎都没睡着,很大的原因是心里有事情吧,准备出门看看星空,只听到门外悉悉索索的声音,打开窗户去看,只看到几个黑衣人,从旁边的厢房里,不知道把什么搬了出来。

        墨清越的瞳孔迅速收缩,似乎猜到了什么,第一时间滚到床上,闷着头装睡,其实装睡是很难得,因为装睡的人睫毛会不停的动,很容易被发现。

        等了很久,一下子周围又安静了下来,正当墨清越准备起来的时候,听到了很轻的撬门的声音,因为门闩只要被东西从门缝里撬开就可以打开的。

        这种声音在安静的夜里显的特别明显,墨清越的大脑开始转动,她是需要逃?还是继续装?逃得话,只要能躲掉这一次,直接去找官兵,然后带人过来就好,只是自己没证据,而且她都不知道谁要抓他们。

        到时候只会被犯人逃脱嫌疑,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故意被抓。

        门被打开了,似乎没听到什么声音在,只感觉到有东西套在自己头上,她也不敢睁眼,更不敢挣扎,奇怪的是睡在身边的阿曲和阿芙同样没有挣扎。

        被人扛了不知道多久,可以听到很大的风声,应该是个空旷的地方。

        “还好这次没被查到,不然都要出事。”一个尖细的女声说着,身旁那个人更是笑着说:“谁说不是呢,要不是那个谁家的女娃娃闹这出,手上这几个早就出了活了,也不用被这么堆着。”

        “下面那几个怎么办哟?都没买手。”

        “这几日还是没买家,就直接丢到窑子里,总好过烂手里。”

        很快墨清越听到推门的声音,以及台阶的声音,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只是她还要继续装着睡着了。

        把人扔在了地上,绑了手脚,把黑布一扯,还不忘踢了几脚。

        “别把人弄醒了啊。”

        “怕什么,下了药的,明日等她们醒来随她们闹,荒郊野外的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