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 - 第60章 我掉马了

第60章 我掉马了

        很快另外的高个子和白脸都被抓了,其他四散跑开的女孩子们,也被带到了舒炳文面前,无一不是灰头土脸的,他倒是一脸淡定的看着墨清越,“还跑吗?还是你觉得这次跑得很开心,打算再来一次?”

        刚准备装傻,直接被舒炳文打断说:“装疯卖傻就别来了,你是什么样的,我多少知道了,所以,要么好好说清楚,要么打你一顿板子,你再好好说清楚,你选一个?”

        “既然不都知道了,那我可以考虑哪个都不选吗?”直接破罐子破摔的,而且她才是受害人好吗?耍起无赖看谁无赖过谁,“而且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离家出走吗?反正在你们心里我就是个坏孩子。”

        低着头泪水忍不住涌了出来,上一世为了家里,为了所谓的结局,她违背了自己的意愿,结果一败涂地,这一世她要做自己想要的样子,结果还是被人指责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怎么做都是错,为什么还要违心,随着自己的心意不好吗?起码就算是死也不后悔了,因为做了想做的事情。

        “现在哭哭啼啼给谁看?”

        “我乐意哭还不成?那你别瞧啊。”直接顶嘴,让舒炳文也很无奈,这个时候两个女子跑了过来,“蘑菇你没事吧,还好还好有人来救我们了。”

        阿芙也是一把拉住墨清越,“还是你聪明,你的办法是对的。”看向舒炳文就磕头感谢的。

        “把她们几个都带回去好好问清楚。”指了指那几个女子,然后指了指墨清越,“你跟我走,有话问你。”

        “大人,蘑菇只是帮我们,不是有意伤人的,还请大人放过她吧。”阿芙和其他几个女孩子都帮着墨清越,一个劲的磕头,舒炳文只是淡淡的说了句:“蘑菇?你咋不叫香菇呢。”

        “大人,蘑菇只是一个可怜的小妇人,还请大人法外开恩啊。”

        小妇人三个字似乎触动到了舒炳文的神经,“怎么?还有婆婆丈夫了?现在没空听你们解释,有什么话和别人说,她,我可是要好好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我没事,他不会怎么我的。”才说完阿曲她们才松手,墨清越被舒炳文一把抱上了马,“你最好想好理由,不然吃苦的是你自己。”

        几个女子也在那里瞎讨论,特别是娃娃脸,看到舒炳文眼睛都直了,但是看到舒炳文把墨清越抱上马更是不可置信。

        “你们说,这个人是不是就是蘑菇的相公啊?”

        “不会吧,那个人看着像个大官啊。”

        “大官才有可能啊,看不上蘑菇的家世,才会又打又骂的吧?”阿曲也忍不住看了一眼策马离开的人,有些疑惑呢,忍不住问:“难不成蘑菇是个被欺负的小妾?”

        “对对对,那些大户人家哪个不是妻妾成群的,肯定是蘑菇被抛弃了,才会逃得。”

        阿芙忙摇头说:“你们刚刚没瞧见吗?那人虽然看着凶,但是都不没和蘑菇说重话,该是很重要的人吧。”

        正讨论的开心,几个侍卫忙打断,“殿下的事,也是你们能讨论的?”

        殿下?所有的人嘴巴都张得老大了,敢情这还不止是大官呢?还是皇家的人呀。

        被扔在了软绵绵的垫子上,墨清越被摔得有些晕了,舒炳文和身边人说了,便匆匆出去了,直接坐在她身边,“说说吧,给你机会想理由了。”

        “嗯....你看你这次救了那么多人,得在大家心目中多伟大啊,是吧?我这是在给你立民心啊。”忍不住想起今日的事情,这为太子殿下又该被传颂了?

        “那孤是不是该谢谢你?”

        “谢谢就不用了,我不是那种贪图功劳的人....”舒炳文几乎已经是瞪着她,却又说不出重话,“你知道吗?镇国公着急的生了病,南风为了着急这几日都没睡,就是因为你不见了,你可知道惊动了多少人。”

        外公病了?看着他,墨清越淡淡地问:“外公病的重吗?我...我不知道会这样,但是我有我的苦衷的。”

        “你现在知道关心别人了,跑出去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后果呢?”舒炳文这几日也没睡,眼睛都已经发红了,要不是这个时辰找到了她,只怕都快发疯了。

        “我...只想做我自己,娘亲想我温良贤淑,你也想我知书达理,我不想...我只想做我自己,娘亲喜欢温良贤淑的,大可再生一个,你喜欢知书达理的,大可去娶那个知书达理的,我就只是我。”语气很轻柔,但是很肯定,她自己的人生不想被人支配。

        “所以你就跑了?”

        “不跑,被你们逼着学这学哪?我不喜欢,也不乐意。”别过头不去看舒炳文,似乎感觉与他对视自己肯定没这个底气了。

        这话让舒炳文一下子踩在棉花里,的确对她有太多期许,可是他也不曾想过眼前的人是否愿意,就如同上一世,勉强了她那么多,她除了任性,琴棋书画都精通,貌美贤良,但是她真的快乐吗?

        “我不曾想过要你温良贤淑,我只想你知礼,莫要被人抓了把柄,本是有礼的也被人抓了话茬子。”说完这话,舒炳文叹了一口气,忽然伸手抱住她,“傻瓜,我不在意你会不会琴棋书画,我只想护着你,你知道吗,当我看到你在林子里出现的样子,我多怕那只是我的臆想。”

        被搂着的身子轻轻颤抖着,“我可以,也有能力保护你的,我只想你平安,即使你真的只是傻的,我也不曾在意过,我只是怕我不能保护你,清越,不要再离开我了好吗?我无法承受失去你的痛。”

        他是大齐的太子,未来的储君,但是他有足够的能力去保护自己心爱的人,无论谁挡在他的面前,他都不会心软,即使弑父杀弟,他都可以,因为他有要守护的东西。

        墨清越垂着脑袋,靠在他的肩上,“那你可以答应我,这一辈子只喜欢我,只娶我吗?我不想和好多人抢你,我抢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