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夫人她又傲娇了在线阅读 - 第166章 桥归桥,路归路

第166章 桥归桥,路归路

        第166章    桥归桥,路归路

        偌大的别墅里安静下来,许峄城撑着墙壁,一直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乔念走了,属于她的味道也消散不见。

        只剩下一室的冰冷。

        耳边回荡着她的话,桥归桥路归路。

        “桥归桥,路归路?”

        许峄城转身,居高临下看着窗外的景色,漆黑骇人,嘴里喃喃自语,说了一遍又一遍。

        似乎多说几遍心里才会舒服。

        “念念,你想多了,除非我死。”

        他勾着唇角,笑地张扬又恐怖,咧开薄唇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远远的看上去就像张开血盆大口的怪物,一口一个脑袋,十分慎人……

        “亨利哥哥你怎么……”

        被丢出别墅的乔星愿身无分文,还被几个人把舌头弄伤了,许嘉禾也不知道去哪儿,好在还联系到亨利,只是眼前的这个人那么破破烂烂,还是她之前看到的帅哥吗?

        亨利让她别动,把药给她上了之后道:“星愿宝贝我不能陪你去医院了,你一会要自己去知道吗?

        不然你就危险了。”

        乔星愿泪汪汪点头。

        真的好痛啊,她快疼死了。

        “我被人骗了。”

        亨利苦不堪言,说出了自己做的事情。

        原本只是想提乔星愿出气,结果惹了一身骚。

        随后又被许峄城、许嘉禾两兄弟轮流当枪使,现在他们家已经破产了,不仅如此,许家还下令追杀他。

        “啊,那你……”乔星愿心疼他,说话也模糊不清:“抱抱,亨利哥哥你受苦了,那你以后怎么办呀,就真的当乞丐了吗?”

        堂堂首富,说破产就破产?

        那许家也太厉害了吧!

        “我暂时没事,我的父亲会想办法的。”

        亨利摸了摸她的脑袋,深邃的眼里依旧是充满了宠溺:“还好你没事,没有被我害了。”

        他怕因为自己的原因,许峄城会找乔星愿报仇。

        所以来这边蹲守,没想到还真守到了她。

        乔星愿:“我是没事,可是我担心你,你以后还能做首富吗?”

        亨利苦笑:“先活命吧。”

        现在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哦。”

        乔星愿有点遗憾,才刚认识一个富家公子这么快就破产了,那看来以后在许家的追杀下,亨利没有办法东山再起了。

        “嗯。”

        亨利压低帽子,观察着四周:“好了我得走了,这是我身上最后的钱,你快去医院,星愿宝贝你等着我,我一定还会去找你的。”

        乔星愿拿着钱有些感动:“你要去哪里?”

        “不知道,或许可以找我的朋友帮帮忙吧。”

        他现在很困难,朋友见他都绕着走,没人会帮忙,父亲也怪他不该跟苏家作对。

        但是他不后悔,一点都不后悔。

        曾经的初恋女友他没好好珍惜,如今的星愿宝贝他一定要守护好她,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可以。

        他只要她能对自己笑就好。

        “那你要小心,不要被他们找到了。”

        “好,我走了宝贝。”

        亨利在她的红唇上落下深情一吻,并承诺:“等着我去找你。”

        “嗯嗯,我等你。”

        乔星愿目送他消失在黑夜中,心里不舍。

        这么温柔的一个人变成这样落魄,她真替他伤心,或许他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毕竟自己可是许嘉禾的女朋友。

        追杀亨利的人是许家人。

        “乔星愿小姐。”

        冷不丁的许嘉禾的人出现了,对着乔念有些冷漠道:“小许总让我们来接你,他在医院里,走吧。”

        乔星愿心虚,磕磕巴巴的问:“你刚才看到什么了?”

        看到亨利了吗?

        “什么都没看到。”

        一路上,乔星愿心惊胆战,她不信他们什么都没看到,应该是看到了,要不然气氛为什么这么可怕啊。

        然而当她看到在医院里的许嘉禾时,一切都明白了。

        许嘉禾在打护士,拳打脚踢,还拿椅子砸。

        听在场的说是护士走路太大声了,吵到他睡觉所以发了大火。

        乔星愿腿软,不敢进去。

        现在的许嘉禾已经不是以前的许嘉禾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暴躁,易怒。

        谁都不能忤逆他,否则就挨打!

        自己不是没被他打过,那种感觉如今还记得。

        “星愿,你来了为什么还不进来?”

        许嘉禾一脚踹开那位护士朝门口外面招手,他死里逃生后来到医院,医生说他没什么事。

        也幸好没什么事,否则他要炸了澳洲!

        现在亨利还没找到,许峄城又动不得。

        那总要有个人陪自己发泄吧!

        乔星愿恐惧的颤抖,许嘉禾这个样子进去恐怕会被打死的吧?

        “还不进来,我都想你了。”

        许嘉禾再喊。

        也是抬举了乔星愿。

        要不是对着别的女人完全没有欲望,怎么会看上她?

        “来了。”

        乔星愿鼓足勇气进去。

        许嘉禾看到人就一把将人扯到怀里,抬手狠狠扇了她臀部一掌,病房里依稀出现了回音,具体有多疼乔星愿没办法形容。

        只觉得自己呼吸困难,小死了一次!

        “嘉禾哥哥,我受伤……”

        她疼啊!

        奈何许嘉禾就好像没看到她嘴里的血和肿胀的嘴巴一般,一句话都不问,也不关心。

        “啪啪啪!”

        按着她跪下,他巴掌毫不犹豫往她身上打,神色狰狞中又透着嫌弃,真可惜啊,嘴巴不能用了?

        “哭什么,这都是情趣。”

        许嘉禾不喜欢她一副仿佛被强迫的模样,捏着她下巴持续用力:“不许哭!”

        乔星愿疼到几乎晕厥,眼泪根本就忍不住,断断续续道:“嘉禾哥哥我,我是来告诉亨利的下落的,我看到他了,真的!”

        她来的时候就想好了。

        把亨利的下落告诉他,自己或许能逃过一劫。

        果不其然,听见亨利的名字许嘉禾冷静下来,“你什么时候看见他了,最好不要骗我!”

        “刚才,这是他给我的钱,在许峄城家里附近的公园里,他说要带我走,我不同意,我怎么可能会背叛嘉禾哥哥你。”

        她将亨利给自己的澳元毫无保留交给许嘉禾。

        “估计还没有走远,嘉禾哥哥你现在追还来得及。”

        许嘉禾接过那皱巴巴的纸币,眼里闪过嗜血的疯狂,立马推开了乔星愿往外走:“阿迪,过来找人!”

        亨利是吧。

        他要完了!

        “咳咳。”

        乔星愿一个人跪在地上大喘气。

        还好,还好出去了。

        否则自己非被许嘉禾折磨惨了。

        “医生,医生!”

        她要看看她的嘴巴,一路上忍到这里不容易,虽然上了药,但是她可不想自己变成口齿不清的残疾人。

        至于亨利……

        反正以后都不会再见面了,她就当是他帮自己最后一次吧,他那么温柔,那么疼爱自己,肯定不会让自己被打的。

        乔星愿安慰着自己。

        他都破产了,也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在男朋友跟萍水相逢的男人之间,她当然选男朋友啊。

        这么做没错。

        她没错。

        只是她完全忘了一开始亨利就是为了她才做这些事,死到临头还想护着她,她反手却把人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