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祖武天仙在线阅读 - 第三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第三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林府极大,按照占地面积来看在平洲城也是有着几千方。且府中建筑风格是典型的叠院风格,大院落套小院落。

        府外之人若是无人指引单独来访,很是容易迷路,所以林府还有那么一个更世俗的叫法,林府大院。

        而在林府大院之中又属四方楼最为显眼。

        北楼主政,是族中议事的地方,正是少年先前之所在。南楼临进府门,主外,是族内接待贵客的地方。西楼乃是族中藏书楼,族内武法武技便是出于此。东楼,是族内珍宝。全族经济流通,所藏珍宝,都在此地,乃是族中首要重地。

        ......

        季节地变换总是如期而至,不知不觉已是阳春三月,府中各户所种植的桃树早已开了花。微风拂过,细小的花叶伴随阵阵花香传达至府中上下每一个角落,似乎在向府中的众人诉说着早春之意。

        少年此番随父前去便是林府内东楼不远处的一座厢院,在少年的记忆中,那座院落始终是最美的。无论事物如何更迭,都影响不到它的美。院落一直都是属于一位女主人的,一位楚楚动人的小女主人。

        说起少年与女主人的故事还得从少年六岁讲起,在少年六岁那年,本是好心要给这位小女主送饭,谁知误打误撞地,刚好碰上了人在洗澡,人家一小女孩子都让你看了个精光,以后还怎么嫁人呢。

        少年当时哪见过那场面呀,遂第一次被打出了那座院落,落了个流氓称号。少年心理不服气呀,被打了出来,当然就要打回去呀。小时候的性子谁说的准,也没像大了讲究个绅士风度什么的,就这么一来二去的,打着打着彼此就都熟悉了。

        不过好似每次都是少年落败而终,久而久之,两人便成为了青梅竹马。彼此间也都约定好了,要互相保护,能欺负对方的也只有自己的童真誓言

        那名女主人便是林清儿,自幼被林凡的爷爷所收养,遂就跟了林家的姓。说起清儿的身世,曾经林凡的爷爷也是一头雾水,每当试着去寻找丫头的身世,却总是无踪而归。

        但是这丫头有一个特点,那便是天赋出奇的逆天。小的时候便是能吊打林凡,长大了更是不用灌顶,直接激活了体内的灵台,进入了通络境。此等天赋放眼大周,想必都是名列前茅。

        “终于到了”

        少年嘿嘿一笑,望着那标志性的粗壮老树,似乎有种迫不及待见面的感觉。

        “你还知道回来啊?我以为你再也不理我了呢!回来,也不是第一时间来看我。”少女面色很是不满,在少年进入庭院后用蛮横的口吻娇呼道。似乎,受了什么委屈一样。

        “林伯父你也是的,你看看他,这次出去他都不告诉人家一声就跑去那么远,害得人家整天担心!”与先前的口吻所不一样,此时的林清儿倒显得乖巧些许。

        看向一脸无辜的清儿,少年心想这丫头还真是腹黑,怪不得爹爹头疼,如此告我的状,爹爹也很为难啊。遂开口道:“我这不是第一时间来看你了吗?怎么,才几日不和你切磋,你便想我了?”少年口气扬了扬,露出些许坏笑。

        林父当然知道林凡所说的只是普通意义,但还是不禁微微一笑。心想,这孩子,诶...

        听完少年所说,清儿的顿时脸颊通红,一股羞涩之意浮上来,似乎又联想到了什么,且气的直咬牙跺脚大呼:“无耻!无赖!你无赖!”

        “好啦,不闹了”少年随即把手放在了清儿头上,轻轻摸了摸说道。

        “切!谁要跟你闹,还不快和我讲讲你这几天的经历。”清儿态度也是随之转变,开始关心少年起来。

        少年随即把这几天的经历又是如数的说了一遍,当清儿听到林凡乃是天级灵脉时,也是随之投来羡慕的目光,但还未等目光散去,又听到了那祖武废脉时,也是为少年打抱不平!

        当然这些事不包括北楼二层所发生的,那件事有着父亲和少年自己知道就够了。

        “所幸,我还是进入了元阳门,只不过是个记名弟子罢了,虽说有着参与门派大比的资格,可灵台宛如死水,我这也就只能是锻体九境的实力了......”少年无奈的捶胸顿足道。

        少年正感叹之际,门外却传来了急促的喊声,语气焦急万分,语气之急,隔着两道门尚且都能听见。

        “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如此慌张!”三人此时也是走了出来,并且林父殷切询问道。

        “傅傅傅傅...傅家来人了,是来提亲的,傅家的二少爷来向林小姐提亲!而且带了好多护卫,正在南楼等着接林小姐呢!”家仆显得慌慌张张的说道。

        “提亲?开什么玩笑,我林家还轮不到他傅家来撒野!”林父怒喝道。

        “这些宵小之辈,不给他们些颜色,还真当我林家无人不成?”

        少年此刻早已是满腔怒意,傅家甚是嚣张,居然连清儿的主意都打,如若有机会,绝对要把傅家逐出平洲,但以容不得少年继续多想,便随着林父,清儿一同赶往了南楼。

        ......

        南楼本是接待贵客之地,但眼前这些不请自来的人绝非善客。本是宽敞的会客大厅,此时却因傅家的众人略显的拥挤,人群四散其中,各露其态,仔细观之,好像傅家的人数要占上风。

        人群团簇的中央有着一名老者,和一名秀气少年。老者衣着华丽,细观其之,好像是那天武城绫罗庄出品服饰,一身衣裳已是过万周币。

        秀气少年与之相比倒显得普通,不过却也是一身红裘加身。想必是那提亲的傅家二少爷。

        “快把你们林家族长叫出来!我要为我侄子提亲,再不出来,我便叫人拆了你们这南楼!”此时衣着华丽的老者大声呼道,似乎并不给在场的众林家人士面子。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傅山老儿,手下败将也敢在此造次?”林父此时也是赶到了会堂之内,望向傅山,林父的额头也是青筋暴突。一场大战似乎箭在弦上。

        “伯父,我真的是来提亲的,您看我给您带来的彩礼,这是通玄丹,五品灵药,有了它淬骨成体的几率会提高到三成”

        “这是乌燕甲,有了它能防御气冲三境强者以下的全力一击。”

        “还有这是绫罗庄上好的绸缎十匹...”

        在场的众人听闻纷纷投来羡慕的眼光,傅家所带来的聘礼,随便一样都是价值不菲。尤其是那通玄丹,居然能提升淬骨成功三层的概率!

        “拿着你的东西,滚出林家,你的东西,我林家不屑!”还未等林父回话,林凡便是怒喝。

        “废物也敢来插话?当天在场的平洲人也不是少数,谁还不知你是天废脉!”

        “不许你侮辱林凡!说他,你还不够格。”一旁的清儿也是忍不住了,怒说道。

        要不是因为父亲交代我联姻吞并林家,我还真就不至于这般低声下气的,早就和父亲说了,直接武力解决不是更好,何必多此一举。秀气少年心里闷闷不乐,很显然是被冷言相待所致。

        “是不是废物,你且来试试不就知道了。”此时的林凡以愤怒至极点,强忍着怒意对面前的傅炎说道。

        “你不是他的...”林父欲出言阻止,却被身旁的清儿拉住了。

        “清儿相信凡哥哥!”

        "就你这个废物?我一只手便可捻死你!"

        傅家二少爷怒喝。丢了这么大个人,如此算了很显然不可能。

        你若战,那便战!随着一声怒喝,只见林凡纵空一跃,顺势就是一凌空飞腿朝傅炎劈来。林凡的体内的脉络虽无灵气,却有着后天修炼而来的强悍肉身,即便是对上通络二境,也是有着几分把握,更何况眼前的傅炎仅仅只是刚通络的武者。

        这一腿,暗藏七重内劲,七重内劲叠加,即便是有着通络实力的傅炎也是吃了大亏,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

        抹了一口嘴角的血,傅炎也是一股掌风向林凡袭来。

        “碎山掌!”

        “噗...”

        一掌袭来,林凡身体左倾,一个侧身躲去了绝大部分掌风。但还是有一部分击中了林凡,一口鲜血随之从胸腔喷出,看样子,这一掌让林凡受伤不轻。

        “锻体拳”

        林凡也是不甘示弱,稳住气息,猛地收缩双腿,一个弓步弹射出去,双拳犹如猛虎出没般,重重地轰在了傅炎腹部。锻体拳仅仅是普通入门武学,稍微有点武学基础便可施展,练至大成如猛虎出没,此时林凡施展开来,明显是更加精进,气势犹若虎王再临一般。

        傅炎此时的样子倒显得十分狼狈,大红的衣裳也分不清是血迹还是染料的颜色,身形也摇摇欲坠。

        “能把我逼到这个份上,算你狠”傅炎恶狠狠地对着林凡说道,同时双手也瞬间结印了起来,气息也是随之暴涨,从通络一境硬生生涨到了三境。

        “燃血秘法!”

        林父和傅家的执事长老几乎同时惊呼。燃血秘法顾名思义,是以燃烧施术者寿命为代价的秘法,进而换得短暂的实力提升。若非临大敌,谁也不愿轻易施展。而如今傅炎更是被逼的使用了该秘法。

        “秘法么,哈哈哈哈哈。那么便让我见识一二吧。”林凡此刻却大笑起来,随后身形一跃,并没有给后者反应的时机,又是一拳轰出。

        “八级拳”

        拳影相见,速度快至肉眼不可及。等众人反应过来时,傅炎已是重伤地倒在了血泊之中。众人看向傅炎仿佛对这反差有些震惊,实力刚得到提升的傅言,居然尚未坚持过一息,便是完败。

        是的,傅言败了,败的如此彻底,败在一个被誉为千年废物的手中。

        “炎儿!”老者再也不能保持先前平静,冲向了血泊之中,扶起了傅炎。此前的那番自信也是转为愤怒,愤怒的目光仇视着眼前的少年,气息也是暴涨,一股淬骨境威压怒卷厅堂。

        “够了,傅山老儿!和小辈争论算什么一方强者”林父强大的威压四散开来,同为淬骨境,却隐隐有些强过傅山。

        “辱人者,人恒辱之!”

        “林家不是你放肆的地方,清儿不是你配提的!”林凡面对着威压并不屈服,而是对着昏迷的傅炎嘶喊道。

        “今日之事,我傅家记下了!”说完,傅山便带着傅家众人和带来的宝物狼狈的离开了南楼。想来傅家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况且现在又不是和林家全面开战的时机,只能暂时离去,傅家今天这个鳖怕是吃大了。

        随着傅家众人的离开,林凡早已透支的身躯便再也是支撑不住了,忽的一下,身形一软,陷入了昏迷之中。